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

首页 > 师资队伍 > 教师简介 > 正文

李毅嘉

来源:总编 时间: 作者: 系统管理员编辑:系统管理员 字号: 阅读:



李毅嘉,男,1956年8月生人,祖籍重庆。

1982年毕业于山东大学哲学系(哲学学士),留校任教至今。现任哲学系副教授。

本人实名博客:http://blog.sina.com.cn/lyj78

 

学习、工作经历

1976年8 月至1978年9 月 重庆市江津县广兴公社下乡劳动

1978年10月至1982年7 月 山东大学哲学系学习

1982年8 月至1988年12月 山东大学哲学系任助教

1989年1 月至2000年8 月 山东大学哲学系任讲师

2000年9 月至今 山东大学哲学系任副教授

授课内容

本科生课程:《自然辩证法》, 《现代自然科学基础(相对论和量子力学部分)》, 《意识形态论》,《基础德语》, 《德国之声当日德语新闻选读》, 《德语断代哲学史(康德等)》, 《马克思主义哲学原著选读》, 《自然科学史》

研究生课程:《科学和意识形态》, 《马克思经济学手稿(1857-1858)》, 《相对论和量子力学中的哲学问题》 《科学史经典原著选读》

授课的指导原则

一、所授课程要建立在对相关学科的基本概念和基本理论深入研究的基础之上。

二、最简单、最基本的东西(如概念)往往是最重要、最根本的。重视基本概念(理论)、基本方法和基本技能的传授及训练。

主要学术成就

1、在学术界首次发掘和论证了“实践的唯心主义(praktische Idealismus)”这一马克思的原创性概念(见论文(2))。“实践的唯心主义”指剥削阶级的国家,是后起的各种唯心主义的开山鼻祖。这很可能是一个具有基础性(fundamental)意义的概念。就目前在国内图书馆和国际互联网上所能查到的中英文的文献资料来看,作者对马克思的这个概念的发掘和研究尚属首次。

2、独立提出和系统证明了“理念体系(Ideologie)= 唯心主义(Idealismus)”这个马克思的理念体系(Ideologie,旧译为“意识形态”)理论中的基本公式(见论文(1))。

3、首次提出和阐述了“广义的理念体系(Die allgemeine Ideologie)= 整个的上层建筑”的关 系式(见论文(1)、(2)及论著(5))。这个关系式同前两项成果的联合使用,对于探索科学和意识形态在历史上的真实关系可能具有重要的学术意义。

4、发现和初步证明:“实践的唯物主义”就是马克思的划时代的伟大理论成就 ── 无产阶级专政,而历史唯物主义仅仅属于理论形态的唯物主义(见论著(5))。这个结论大大不同于被视为近二十年来国内哲学界最重要的成果之一:“实践的唯物主义═ 唯物史观”。

5、重新梳理和论证了马克思恩格斯的一个基本观点:“现代唯物主义已经绝对不再是哲学,而是一种单纯的世界观(Der moderne Materialismus ist 眉berhaupt keine Phlosophie mehr, sondern eine einfache Weltanschauung锛夆�锛堣璁烘枃锛�锛夛級銆傝瘉鏄庯紝鈥滈┈鍏嬫�涓讳箟鍝插鈥濇槸涓�釜涓庨┈鍏嬫�鐨勪紵澶ч潻鍛界簿绁炲畬鍏ㄤ笉鐩稿鐨勮櫄鍋囧懡棰樸�

浠h〃涓婅堪瀛︽湳鎴愬氨鐨勮钁楋細

1銆併�椹厠鎬濇仼鏍兼柉鐨勭悊蹇典綋绯绘蹇电畝璁恒�锛屻�椹厠鎬濅富涔夌爺绌躲�锛�995绗�鏈燂紝绗竴浣滆�銆�/p>

2銆併�璇曡瀹炶返鐨勫敮蹇冧富涔夈�锛屻�灞变笢澶у瀛︽姤銆�000骞寸1鏈燂紝鍞竴浣滆�銆�/p>

3銆併�椹厠鎬濇仼鏍兼柉瀵瑰摬瀛︽嫆鏂ャ�锛屻�灞变笢澶у瀛︽姤銆�005骞寸2鏈燂紝鍞竴浣滆�銆�/p>

4銆併�鍗″皵.椹厠鎬濆拰瑗挎柟鏂囨槑浼樿秺璁恒�锛屻�涓滃渤璁轰笡銆�005骞寸2鏈燂紝鍞竴浣滆�銆�/p>

5銆併�椹厠鎬濆叧浜庝笂灞傚缓绛戠殑鐞嗚銆�锛堝張鍚嶃�鍞績涓讳箟鐨勮秴绾у鏃�鈹�攢 椹厠鎬濆叧浜庝笂灞傚缓绛戠殑鐞嗚銆嬶紝鑷紪鏁欐潗锛屽北涓滃ぇ瀛﹀摬瀛︾郴鍐呴儴鍗拌锛夛紝鍞竴浣滆�銆�/p>

鏈汉浠庝簨绉戝宸ヤ綔鐨勬�搴︺�鍘熷垯鍙婃柟娉�/span>

鎸夌収绉戝瀵硅薄鐨勬湰鏉ラ潰鐩拰瑙勫緥鍘荤爺绌躲�

鍦ㄦ枃鐚祫鏂欑殑浣跨敤涓婏紝閲嶈绗簩鎵嬫潗鏂欑殑浠嬬粛鍜屽弬鑰冧綔鐢紝浣嗗湪鐮旂┒銆佸啓浣滃拰鏁欏鏃讹紙瀵逛簬绗竴瀵硅薄锛夊叏閮ㄤ娇鐢ㄧ涓�墜璧勬枡銆備负姝よ�鍑嗗鍜屼娇鐢ㄨ繃鐨勫鍥借宸ュ叿鏄細寰疯銆佽嫳璇拰娉曡銆�/p>

鍏充簬绉戠爺宸ヤ綔锛氭妸閲嶇偣鏀惧湪瀵规暀瀛﹀拰瀛︽湳寤鸿鏈夊熀纭��鍜屾垬鐣ユ�锛堝叏灞��锛夋剰涔夌殑姒傚康銆佺悊璁轰笂銆傚湪鍏蜂綋鐨勭爺绌朵腑锛屼富寮犲眰灞傝璇侊紝姝ユ涓鸿惀锛涘弽瀵瑰湪鍩烘湰鐨勬蹇典粛鐒跺惈绯婁笉娓呯殑鎯呭喌涓嬪幓寤洪�鈥滀綋绯烩�銆備緥濡傦紝鍦ㄩ┈鍏嬫�鎭╂牸鏂牴鏈笉璧炴垚鐨勨�椹厠鎬濓紙涓讳箟锛夊摬瀛︹�杩欎竴铏氬亣鍛介鐨勬矙婊╀笂锛屽缓閫犱竴涓墍璋撯�椹厠鎬濆摬瀛︾殑鏈綋璁哄拰璁よ瘑璁衡�澶у帵銆傛垜宸ヤ綔鐨勭洰鐨勪箣涓�紝灏辨槸鍙嶅鍦ㄥ鏈晫缂栭�杩欑被鍗庤�涓嶅疄鐨勭悊璁虹璇濄�鏈汉涓�洿涓嶅悎鏃跺疁鍦拌涓猴細姝e浜屽崄涓栫邯鍒濈墿鐞嗗鍩烘湰姒傚康锛堟椂绌恒�鍥犳灉銆佺矑瀛愬拰娉㈢瓑锛夌殑鍙橀潻涓轰簩鎴樺悗鐨勬妧鏈拰浜т笟闈╁懡濂犲畾浜嗗潥瀹炵殑鍩虹涓�牱锛屽湪绀句細绉戝鐨勯鍩熶腑锛屸�鍩虹姒傚康 → 理论框架 → 应用科学 → 社会影响(效益)”的规律也同样发生着作用。现在的问题是:作为学术界人士的我们,应该如何去认识和实践这一规律。

末了,我想决非多余地声明一句:本人从未抄袭、剽窃过中外学术界同行的学术成果。恭请学界同行和网友批评、监督。


相关内容: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