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

首页 > 朱雀博士论坛 > 专家讲座 > 正文

倪梁康教授:以哲学为业——从哲学的外部和内部环境谈起

来源: 时间: 作者: 编辑:研究生会 字号: 阅读:
 
10月21日上午10:00,来自中山大学哲学系的倪梁康教授在知新楼A座1508报告厅做了题为“以哲学为业——从哲学的外部和内部环境谈起”的专题报告。作为此次现象学年会被邀请的学者,倪梁康教授对于近现代哲学和其中的现象学传统,以及中西方思想史上的各个主要意识哲学(包括心智哲学、心学、唯识学、心理哲学、心性论等)研究传统和研究领域都有所涉及。报告由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院长刘杰作为主持人介绍开场。在简要介绍以后,倪教授开始从哲学的源起谈起,分析了哲学作为一门十分古老的学科,在其发展过程中经历的地位和历史环境变化。倪教授指出,哲学作为科学之母,即使是在雅典时期,即哲学最鼎盛的时代,哲学家的遭遇也并不乐观。哲学家在各个历史时期都遭受着打击,但是哲学这门学科,直到今天仍有存在的意义。
倪教授谈到,哲学从不可能成为一种流行的学科,因此哲学研究者必须要承受寂寞,沉迷思考。作为一个哲学学者,必须让自己慢下来:不能急于做出学术成果,而是像海德格尔所说的,静静等待思想的来临。前一段时间曾有不小规模的关于“取消哲学学科”的争论,关于这一问题,倪教授的看法是积极的:哲学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并不会被取消,仍有不少人选择哲学作为研究方向,甚至以此为业;而同时倪教授也提醒大家,以哲学为业,首先要慢下来,其次不要对其带来的物质利益有过多期待。
关于哲学发展的外部环境,倪教授讲到自古以来哲学发展的历史环境都不容乐观,而到现代,人文科学的地位更是越来越低。这不是一个人文以及精神科学的时代,而是自然科学,以及各种社会科学占主导的时代,而哲学作为精神科学之王,在现代自然受到漠视。人文(精神)科学与社会科学、自然科学最显著的差异就在于研究方法。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遵从同一种研究方法,即“因果律”;而哲学则讲究“理解、解释、描述” 。霍金曾言,人文科学的时代已经过去,决定未来的是自然科学。在当代社会,科学一词已被专属自然科学,社会与人文科学都不再被视为科学。科学哲学与科学的关系已不像爱因斯坦时代那么密切。  以霍金为代表的自然科学家认为,哲学所研究的意识无意识、主体等问题都可以通过自然科学来解决,例如人工智能,并且预言人类可以在不远的未来达到永生。于是,在自然科学占绝对主导的外部环境下,哲学的主要研究方向被迫转向道德哲学,转向对于各种科学伦理的讨论。但是如维根斯坦所说:“即使所有的科学问题都得到了解决,我们的生活难题还没有被触及”,哲学不应该被局限于为自然科学服务,甚至随着时代发展,科学伦理的问题也将逐渐变得没有意义,哲学的发展面临考验。
至于内部环境,哲学常被与政治联系起来,哲学常常关注制度,把各种政治策略作为哲学问题,无论是曾引起广泛争议的海德格尔支持纳粹,反犹太的言论,还是中国传统以来的礼学等的发展,无不与政治和国家制度密切相关。
展望哲学未来的发展,倪教授讲到近代以来哲学的另一个发展趋势:哲学人类学。近代哲学的发展偏向于情感哲学,在普遍的思想转向中将目光着眼于个体,但不容乐观的是,哲学在这一方面并没有突出的优势,它完全可以被其他人类学代替。
面对这样的现状,倪教授认为哲学研究者应该做到的,简单总结为“格物致良知”。作为一个不断思考的哲学学者,我们即使难以实现最初秉持的新年,但至少还可以通过哲学的思辨来锻炼自己的思维,从而达到知行合一。
报告结束后,倪教授回答了来自哲社学院老师、同学们的问题,包括现象学与社会学的、现象学与美学的关联等,使同学们受益匪浅。(文/刘绒  图/刘绒)
 
 
 

相关内容: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