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

首页 > 朱雀博士论坛 > 专家讲座 > 正文

张志扬教授:技术统治时代意味着什么?

来源: 时间: 作者: 编辑:研究生会 字号: 阅读:

10月21日,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在中心校区知新楼举办了第44期朱雀专家讲座。本次讲座的主讲人是海南大学社会科学研究中心社会伦理思想研究所的张志扬教授。本期讲座主题为“技术统治时代意味着什么?”讲座由哲社学院刘杰院长担任主持人。讲座于晚7点正式开始。首先,刘杰院长介绍了关于张志扬教授研究方向以及在西方哲学研究方面的学术造诣并对张志扬教授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接下来,张志扬教授分别从以下三点对“技术统治时代”这一主题进行了深入解析。

第一方面,张志扬教授通过马克思的物化理论开始阐发,引出技术发展去人类化的问题。他讲到,西方历史有一条路线,是一条下行线,由神性到最后到唯物。他认为技术是“无生命的主体”即“用为主体”。其“技术体系”构成庞大的“技术座驾”,整个将人类凌空支架于“技术存在”之上。进入21世纪,“技术统治时代”与“资本统治时代”仍处于同等互动的位置。“技术”或“资本”的代表,“资本家”、“政治家”、“科学家”构成了“世俗三位一体”来完成下行路线。西方人的加速物化即彻底“去人化”的趋势正是为“技术统治时代”做铺垫。

第二方面,他对西方技术的历史与演变进行了脉络梳理。他讲到西方技术的的演变包括3次启蒙,第一次启蒙源于古希腊,是由希腊神话到希腊悲剧再到希腊哲学的转变。他谈到在这个时期非常不重视人性。第二次启蒙是产生了资本主义,他谈到资本主义只能产生于西方,从西方人认为人性本恶的这个角度,剥削人是最好的资本方式,于是西方大兴工业。第三次启蒙是科学主义。在人工智能的这一阶段,他谈到可用“以体制用”的解决办法,以人本身为体,以技术为用,合理利用技术。

第三方面,张志扬教授进行小结。他认为从一开始的亚里士多德认为的“人是政治动物”到拉美特里的“人是机器”,再到现在的“人是基本粒子的聚合物”,这都是一种将人类的本质疏离的道路。相对于达尔文的进化论,张志扬教授更认为西方历史的发展是一种“末世论”,西方在最终会走向对自然人的远离。因此,作为中国人,我们应该警惕这种趋势,面对西方的技术发展,我们不能一味的跟随,而是最后要用一种中国式的思维去处理技术发展的问题。

最后,是分享交流环节。老师跟同学与张志扬教授就技术统治时代的危机处理以及圣母玛利亚受孕等问题进行了交流与探讨,大家在观念的碰撞中答疑解惑,均受益匪浅。本期朱雀专家讲座在热烈的掌声中圆满结束。

主讲人介绍:

张志扬(墨哲兰),1940年1月28日出生于武汉。海南大学社会科学研究中心社会伦理思想研究所教授。游学于“现象学”、“古典学”、“科学哲学”之间。其学术取向:八十年代提出“西方形而上学的检测与防御”,有《重审形而上学的语言之维》等;九十年代提出“西方现代性理论的检测与防御”,有《偶在论谱系---西方哲学史的阴影之谷》等;二十一世纪至今提出“西方自然理性的检测与防御”,有《人算命算,不如天算“自然理性”的算计与被算计》等。(图/包淑雅 文/包淑雅)

 

 

                                          

相关内容: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