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

首页 > 独立栏目 > 学术报道 > 正文

李章印教授解读海德格尔全集第71卷第184节

来源: 时间: 作者: 文/姜慧博 图/丁振亚编辑: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 字号: 阅读:

 12月27日,现象学与中国文化论坛迎来第十七场学术讲座,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现象学与中国文化研究中心李章印教授作了题为“Ereignis的历史——海德格尔全集第71卷第184节解读”的学术报告,哲社学院院长刘杰教授主持报告会。

 首先,李章印教授表明自己的观点:海德格尔全集第71卷第184节,从某种意义上说,可以看作是海德格尔后期关于存在历史之思的最重要著作的最重要一节。接下来,李章印教授就Ereignis及相关术语的汉译问题展开讨论,比如Ereignis所指的就是现象学的事情本身,对于这个关键概念的翻译,英译Enowning还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击中要害,但另一种英译event就未能很好展现“事情本身”之意义。孙周兴教授的“本有”译法容易让人将之误解为海德格尔极力破除的实体,张祥龙教授的“自身缘构发生”相比就好很多,但还没有突出“真”这个维度。结合以往的翻译,尤其是海德格尔自己在71卷184节的说法,李章印教授将Ereignis翻译成“本真缘发”,也翻译为“自行的本真缘发”。接下来,李章印教授也给出了自己对于一系列相关概念的译法,比如“自行缘发”(Ereignen, Ereignung, Er-eignung)、“源渊”(Abgrund)、“起动”(Anfang)、“忽闪”(Lichtung)等等。

 随后,李章印教授阐述了第184节的主要内容,尤其是“本真缘发”、“自行缘发”等在文中的阐释。他认为海德格尔后期的存在历史之思集中体现于如何用“本真缘发”概念来展示现象学的事情本身,“本真缘发”就是存在和存在历史。本真缘发的历史就是不断的起动,既是朝向存在者的不断涌现,又是朝向源渊的不断隐没。在海德格尔看来,存在历史的起动有两种,第一种起动产生了形而上学,这也恰恰是现今需要克服的,在克服之际的另一起动是由荷尔德林和他本人来开启的,在此之际本真缘发就进入了本真之位。

 最后,李章印教授比较了海德格尔的“本真缘发”与黑格尔的“绝对精神”。在他看来,两者虽有表面相似之处实则迥异,黑格尔隶属于海德格尔极力批判的形而上学传统,而且“绝对精神”体现的“实体即主体”也是海德格尔希望通过“本真缘发”而加以破除的。而且相比于黑格尔,海德格尔的“本真缘发”也更加贴近了中国传统思想。

 刘杰教授对本次报告进行了总结。儒学高等研究院、现象学与中国文化研究中心蔡祥元副教授对报告做了点评,蔡祥元副教授并不认同将第71卷视为后期海德格尔最重要的一卷,它同第65卷一样都是纲领性的著作,而这些纲领在海德格尔生前发表的文章中很多都得到了展开。不过对Ereignis的理解确实也是很关键的,不夸张地说,理解了这个词也就理解了海德格尔的后期哲学。李章印教授在对评论的回应中指出,海德格尔生前发表的后期论著多是讲稿或公开演讲,其思想的精微之处未必能在其中得到很好的体现。接下来,与会的学者和同学就相关术语的翻译问题、海德格尔与中国思想的亲和性与李章印教授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相关内容: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