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

首页 > 独立栏目 > 学术报道 > 正文

蔡祥元副教授对陶渊明诗作的现象学阐释

来源: 时间: 作者: 文/姜慧博 图/丁振亚编辑: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 字号: 阅读:

 12月28日,现象学与中国文化论坛第十八场学术讲座举办。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现象学与中国文化研究中心的蔡祥元副教授作了“'闲'从何来?——陶渊明诗的阐释”的学术报告。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现象学与中国文化研究中心李章印教授主持报告会。

 蔡祥元副教授表明陶渊明是自己一直以来都很喜欢的诗人和哲人,对陶诗的思考从很久以前就开始了,但还没有特别成熟,借此契机向大家做些阶段性阐发。首先,蔡祥元副教授介绍了陶渊明的生平以及历来的文化名人对陶渊明其人其诗的评价,比如苏轼、袁行霈等等。袁行霈教授认为陶渊明那里实现了哲学与诗的交融,他非常认可。他同时强调,陶渊明介乎儒道之间,在儒家和道家(孔子和老子)的思想中,都有倾向于对方(出世或入世)的那一面,这也意味着儒道之间有结合的缺口,而这种结合在陶渊明及其诗文中得到很好的展示,陶渊明并没有偏离儒者。蔡祥元副教授认为,海德格尔所关切的“诗意的栖居”,陶渊明也做到了,只是并没有予以哲学的思考和阐释,这正是他要致力于的地方。

 在蔡祥元副教授看来,海德格尔对“无”的思考与陶渊明诗文中的“空无”有着极为深刻的亲和性。陶渊明自诩自己追求“闲”,并且通过回归田园而实现了闲,我们可以在陶诗中感到闲的悠然自得。陶渊明以志养气,以气化志。那么其志在何处呢?年轻时有四海之志,后来发现自己并不适合于此,又有了新的志向,就是在田园生活中回归于“闲”。这一转变表现了陶渊明对自己人生的思考,而陶渊明思考的东西是令人怀念的东西。陶渊明喜酒但不放纵,其所思所想融入时间之中,实现了与大化合流,能够以“哀而不伤”的心态对待自己与亲人的死亡,也正是对死亡的思考构成了陶渊明“闲思”的暗线。我们要结合西方的哲学思考来理解陶渊明闲思的运作与发生的方式。在西方,克尔凯郭尔对死亡的有限性有着极为深刻的体验,并且认为只有信仰才可以突破有限性。海德格尔认为对死亡的基本态度是畏,畏是没有对象的,人在本真的畏之际有所决断,而决断之后人生态度就会发生转变,也就有了一个生存论空间的开启。用海德格尔的话说,陶渊明的生活和诗文开启了其有无动静之间的生存论空间。

 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谭明冉副研究员对报告作了评论,他认为海德格尔的死亡观与柏拉图对死亡的缺失理解有着紧密的联系,从缺失的视角能够有助于对之进行理解。但他并不认同蔡祥元副教授对陶渊明的人生定位,认为陶渊明本来家境殷实后来没落了,想超越俗事羁绊却超越不了,是在逃避,而且其对待儿子的看法也是缺乏责任的体现,这并不是一个“豁达”之人所该有的。蔡祥元副教授回应说,自己并不认同陶渊明是逃避生活并回归道家,而是像自己之前提出的,介乎儒道之间。现场师生也与蔡祥元副教授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和争鸣。



相关内容: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