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

首页 > 独立栏目 > 学术报道 > 正文

蔡祥元副教授做客第14期现象学与中国文化论坛

来源:总编 时间: 作者: 姜慧博编辑:系统管理员 字号: 阅读:

  5月17日,第14期现象学与中国文化论开讲。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现象学与中国文化研究中心蔡祥元副教授作了《儒学经典诠释中的感通诠释引论——兼论伽达默尔与成中英本体诠释学之得失》的专题报告,哲社学院张祥龙教授主持论坛。
      蔡祥元的讲座从三个方面展开。首先,他论证了伽达默尔哲学诠释学的得失。施莱尔马赫的方法论诠释学率先提出了设身处地的诠释学展开方式和解释学循环的基本方法,但消解了作者与理解者的视域差别,主张要回到作者的原义,最后陷入死循环,而克服这一困境正是伽达默尔的出发点。伽达默尔的本体诠释学是从海德格尔的存在现象学出发,使得解释学循环具有了本体的意谓,肯定了时间距离对于理解的创造价值,从作者中心转向了文本中心。不过蔡祥元认为伽达默尔过分强调时间距离的过滤功能,没有充分彰显时间距离的创造性内涵,最后难免落入黑格尔主义。造成这一情况的根源在于他过分突出历史视域,忽视个体视域,过分强调本体,忽视方法。
      接下来,蔡祥元考察了成中英本体诠释学的得失。成中英先生区分了诠释本体(西方哲学传统)和本体诠释(中国哲学传统),综合了伽达默尔的哲学诠释学、英美的知识论诠释学和《周易》的宇宙本体论,以之为背景构架出自己的本体诠释学。成先生认为本体是generative being(生存性存有),本体论与理解之间不断相互作用、不断深化。为实现人文与科学的贯通、中西哲学的贯通问题,成先生提出了一体四面以实现“超融的统一”,实际上是强调在“用”中实现交融,知识要和功用统一起来,这有着实用主义的内核。不过成先生体系中的内在冲突(对本的预设)使得其思想最终要么走向罗蒂的实用主义诠释学,要么回归黑格尔的绝对精神,这都与他的初衷都相背离。
      最后,在考察了上述两种诠释学的得失之后,蔡教授提出了一种基于宋儒读经法中的感通诠释。在中国古代,儒家经典诠释是以创造性诠释为旨归,要超出文义去把握文本深意,蔡祥元称之为感通诠释学。讲究读经时,首先要放宽心思,切己体察;尔后要深耕易耨,涵泳玩味;最后达到默识心通,不言而喻。在他看来,感通诠释学对哲学诠释学在相通之余也有超出,所追求的文本深意也不同于作者原意,肯定了旁通、兴发等创造性解释,同样以视域融合为旨归,但更能充分实现时间距离的创造性,而且也赋予了空间距离以创造性价值,实现了方法和本体的贯通。与作为技术的方法论诠释学相比,感通诠释学以转化提升个体生命为旨趣。
      主持人张祥龙教授认为诠释学的问题也是如何阅读经典的问题,是很重要的问题。评论人王新春教授在回顾总结了报告的内容,结合自己的研究指出孔子一生从学到做人的进程,宋儒有着真切的感受,他们的诠释有从常知到真知的超越,读圣贤书就是从肇道之言到有德之言的延展。与会的李章印教授认为宋儒和伽达默尔关注的文本是有根本差别的,这样的比较是不是不太好。也有人提问这种感通在中国其他时期比如先秦和西方哲学中是不是也存在?蔡祥元认为感通在先秦肯定有,而且西方哲学中也很有一些文本是有感通在的。最后大家把关注点放在了报告中提到的科学与人文学的差异上,就科学的本质、科学家的创造力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相关内容: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