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

首页 > 独立栏目 > 专题栏目 > 学者访谈录 > 正文

北京大学陈波教授访谈录

来源: 时间: 作者: 编辑:admin 字号: 阅读:

访谈时间:2012年5月25日   下午
  访谈地点:山东大学中心校区学人大夏
  采访记录及文字整理:宗 娜 2010级科学技术哲学硕士
            寇 瑜 2010级科学技术哲学硕士

  学者简介:陈波,1957年生,哲学博士,北京大学哲学系∕外国哲学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专业领域为逻辑学和分析哲学。先后赴芬兰赫尔辛基大学、美国迈阿密大学和英国牛津大学做访问学者或合作研究各一年,多次到台湾和日本的学术机构讲学。
  个人著作:《逻辑哲学引论》、《蒯因》、《冯•赖特》、《奎因哲学研究——从逻辑和语言的观点看》、《爱默生》、《逻辑哲学导论》、《逻辑学是什么》、《逻辑学导论》、《逻辑哲学》、《逻辑学十五讲》等,并有主编论著、译著多种,在国内外重要刊物发表学术论文一百多篇,被国际A HCI刊物发表或接受英文论文6篇。其学术成果先后获“金岳霖学术奖”(三等奖2次)、“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一等奖1次,二等奖2次)、“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三等奖1次)、“教育部优秀教材奖”(1次)等奖励。

  记:您好!陈教授,非常欢迎也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参加我们山大的“哲学论坛”,很高兴有机会和您进行面对面的访谈。首先,请您能否给我们介绍一下您的治学历程和核心研究领域?
  陈:我74年高中毕业之后,于1978年3月进了湖南师范学院(现在的湖南师大)学习。那时候在政教系学习了很多课程,其中有一门课叫做逻辑学,我对这个学科很感兴趣,毕业之后就考取了中国人民大学的研究生。研究生毕业后留校工作,之后又调到北京大学哲学系。

  我的研究领域包括两个部分。一个是逻辑学,进行逻辑学的教学与普及以及逻辑学史的研究。另一个就是分析哲学研究。在逻辑学普及方面,我写过一些书籍,例如《逻辑学是什么》和《逻辑学十五讲》,还编写过关于逻辑学的一些教材。

  我在逻辑学方面的研究主要集中在逻辑哲学方面。我应该是国内研究逻辑哲学比较早的人。我认为在中国传播和普及逻辑学是很有必要的,因为我们中国的文化传统就是逻辑意识、逻辑学科不发达,逻辑在整个文化中所起的作用不太突出。逻辑学在某种意义上代表一种理性精神。什么叫理性精神?不太严格地说,就是按一定程序、规则、方法有条理地、清楚地讨论问题、做事情。所以,在中国普及和传播逻辑还是很有必要的,当然研究逻辑也很有必要。

  记:那么,您能否给我们介绍一下逻辑学的发展历程及研究现状是什么样的?
  陈:逻辑学与其他一些学科相比,它有一个比较突出的特点就是它的跨学科的性质比较强,它与数学、语言学、计算机科学、哲学、管理决策等等都有关系。在上个世纪初的时候,逻辑学的发展主要由数学推动。在此推动之下弗雷格、罗素等人创立了数理逻辑。从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逻辑学沿着两个方向发展,一个方向是有些逻辑学家对当时新创的数理逻辑的一些基本假定和基本原则存在一些异议,他们要创立一些新的逻辑,比如直觉主义逻辑等等;另一个方向就是原有的逻辑表达有限,需要给它们加一些新的东西,去研究新的问题,由此出现了模态逻辑、认知逻辑、道义逻辑、自然语言的逻辑等一大批逻辑,由于是在原有逻辑基础上添加东西而得,因此也叫扩充的逻辑。在这之后逻辑学的发展主要受计算机科学或人工智能的影响。计算机科学要模拟人的实际的思维过程,这个实际的思维过程很复杂,与人的认知语境、背景知识有关。现在逻辑的发展越来越向人的实际思维靠近。因此研究的问题和所用的技术都变得越来越复杂。人在一个具体情境下的认知活动是怎么进行的?受哪些因素的影响?这些影响如何体现在他的推理过程中?这些都是现代逻辑要研究的课题,还需要管理决策、博弈论方面的知识。目前研究比较热门的问题就是关于认知逻辑、博弈逻辑、信念修正等方面。

  但是,在某种意义上逻辑学面临一个“二难困境”。当影响你的因素越来越多的时候,你的理论也变得越来越不确定,特别的复杂。过于复杂的话难以掌握,难以运用;过于简单的话又离人的实际思维太远,几乎没什么用处。现在逻辑就处在这样一个两难的困境之中。目前在寻找道路,寻求突破。还没有像上个世纪弗雷格、罗素那样受到公认的大成果。现在处于一个群雄并起,探索道路的阶段,努力向人的实际思维过程逼近。

  记:通过对逻辑哲学的研究,您对哲学有什么理解?
  陈:逻辑哲学是关于逻辑的哲学。哲学中有科学哲学、语言哲学、逻辑哲学、数学哲学等,为什么会有这些部门哲学?哲学最一般的领域当然就是形而上学、知识论、伦理学、美学等等。形而上学研究这个世界是什么样的,知识论研究我们怎么认识这个世界,伦理学研究我们怎么在这个世界和社会共同体中生存,美学给我们提供我们生存的一般的价值,包括对美的鉴赏、对美的追求等。哲学必须要有这些内容,但是所有的人不能都只去谈论这些内容。第一,哲学太宏大,第二,太抽象。有些人就把这个抽象度降下来,去讨论具体领域里的哲学问题。具体领域的哲学问题怎么讨论?因为每一门学科都是在预设、前提、假设之下工作的,在那个学科里面做具体事情的人对这些预设、前提、假设不予怀疑,通过做具体事情来发展物理学理论、化学理论、生物学理论、逻辑学理论等。但是哲学家进入这些领域之后就对那些具体学科的科学家不怎么关注的问题进行探讨。哲学家对那些具体学科默认的、预先假设的那些原则做批判性的考察,然后提供各种不同的思路,选择及解释,以此改变我们对那些学科、成果、原理的认知。数学家从来不问数是什么,或者只是在脑海中一闪而过,但是哲学家要问,数是什么?他们研究关于数的一些本体论问题。哲学的这些部门学科对问题的探讨是有意义的,它可以改善我们对那个学科的认知状况,可以提供不同的思路和选择。逻辑哲学实际上也就是这样做的。逻辑哲学对那些预先假定的原则原理做质疑。逻辑学家研究推理,哲学家的作用就是质疑已有的假定,开拓思维的未来空间,对我们人类在这个世界上的认知和生存提供某些根本性的指导。这就是哲学。无论你是做科学哲学、逻辑哲学、语言哲学,在某种意义上都是做哲学,它只是把哲学的抽象程度降低而已,去讨论具体领域里那些一般哲学问题的具体体现。如果我们总是谈论那些一般性的问题,抽象度太高,所以我们需要有部门哲学。逻辑哲学就是这个领域里的一种。它的任务就是改善对逻辑的认知,提供不同的思路选择。因此,逻辑学家也是哲学家。

  记:通过对逻辑学的学习及研究,您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陈:逻辑学对日常思维是很有影响的。在《逻辑学是什么》这本书中,我写了一句话,“逻辑学是对理性精神的培养或训练”。那么,什么是理性精神?当你遇到一个大问题时,你可以把它分解成几个小的问题,变成可以分析的,可以控制的,可以研究的小的问题,然后你清楚明白的知道你要研究什么问题,你从清楚明白的概念出发,按照一定的路径、方法、规则来对你的问题做探讨,这就表现为推理或论证,就是你讨论某个问题,需要找出支持它的证据,反驳它的理由。然后你再把这些支持或反驳的观点组织在一定的推理论证结构之中,最后把你的观点表述出来。因为你的工作完全是有逻辑可循的,另一个人可以同意或不同意你的观点。你可以同他讨论,通过这样的过程我们的认知就在一步步向前推进。按理性精神办事,理性精神就是从清楚明确的问题出发,按程序操作,按规则办事,一步一步来,即使与别人观点发生分歧,我们也知道分歧在哪里。实际上,逻辑就是教我们这样澄清概念,澄清命题,推理或论证,然后来澄清自己的观点,反驳别人的思想。所以,逻辑就是要使我们人类的思维活动、人际交流活动有序化,达到有规则可循,达到沟通交流的目的。实际上,管理、法律等等都是一种理性精神的体现。我们中国传统文化不这么谈论问题,他们谈“天人合一”,“道可道,非常道”等一些朦胧的东西,很多东西靠悟,没有检验手段,没有程序方法规则,只是心诚则灵。所以逻辑在中国文化的缺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这一整套思维方式也体现在社会治理模式上面。在现代这个高度程式化、复杂化的社会里,需要运用理性精神去处理问题,因此对每个人进行逻辑的教育,进行理性精神的培养是十分必要的。但是,并不是一个人只有学了逻辑他思考问题才会有逻辑的方法。按逻辑办事就是按规律办事,逻辑实际上就是一种秩序感。这种秩序感、规律感很多地方都会教给我们,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学各门科学知识的时候,在某种意义上都是在学这种规律秩序感,逻辑无处不在。虽然你可能不知道那些逻辑术语,但是,无意识的运用或有意识的学习,这两个对于逻辑的学习都是必要的。

  记:陈教授,您对于研究生阶段阅读英文文献有什么看法?
  陈:良好的英语交流能力是研究生阶段必须培养的能力。随着经济的发展,中国与外部世界的交往越来越密切,无论是政府官员政务考察还是学者进行学术交流,都必须得具备良好的英语阅读和听说能力。因此,学生在研究生阶段学好英语是必须的。现在很多人学习英语的最大问题在于“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纯粹是为了应付考试,从来没有真正把英语当作一门工具语言来系统地、不间断地学习。外语学习不仅要从思想上意识到英语的重要性,还要在行动上坚持不懈。不想在未来的世界潮流中被边缘化,就要努力学好英语,学好英语,将会受益终身。在研究生阶段阅读英文文献是必不可少的,通过英文文献,你可以获得一些前沿的知识,而要读懂英文文献,除了专业基本功扎实之外,还需要比较好的英语阅读能力。

  记:论文写作是研究生学习中最重要,最让人费解的事情,陈教授能否给学生提供一些论文写作方面的建议?
  陈:目前,中国的论文写作存在着一些不好的方面,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第一,题目太大,一篇文章里根本讨论不清楚所写内容;其次,很多文章都是把别人的东西归纳介绍一下,大多都是叙评性论文,并且叙不可靠,评不中肯。最后,论文的发表篇幅太短,只展现自己的成果,忽视前人的研究成果,没有体现自己是如何借鉴别人的研究成果。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我们的研究生要懂得什么是真正的学问之道,多学习研究外文资料。学问是无止境的,要想在三年之内写出高水平的论文也是不太现实的,因此,我们要在学术理想和学术现实之间保持必要的张力。

  记: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最后,您对现代的研究生还有什么寄语和希望?
  陈:你们这一代人赶上了好时光。尽管中国现在存在很多问题,但这三十年以来我国正以极高的速度发展,中国与外部世界的联系越来越广,大学生的机遇和舞台也越来越多。在这种情况下,大学生要多问自己:你准备好了吗?机遇只偏爱有准备的人。大学学习阶段就是一个准备阶段,因此,大学生一定要要在大学阶段在知识、能力、性格、视野等方面做一个综合的准备。

  时间飞快,对陈波教授将近两个小时的采访已经结束。在采访的过程中,陈教授对我们提的问题都进行了深入浅出地耐心解答,并且语重心长地给予现代研究生很多建议和希望。陈波教授为人师表的和蔼可亲给我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关于研究生阶段学习的建议也使我们受益匪浅。

相关内容: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