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

首页 > 独立栏目 > 专题栏目 > 学者访谈录 > 正文

山东大学刘陆鹏教授访谈录

来源: 时间: 作者: 编辑:南东周 字号: 阅读:

访谈时间:2014年12月17日上午

访谈地点:知新楼A座1611

采访记录及文字整理:王现龙   2014级马克思主义哲学硕士研究生

          周美青   2013级马克思主义哲学硕士研究生

                    赵文姬   2013级社会工作硕士研究生

 【学者简介】

刘陆鹏(笔名鲁鹏),山东青岛人。1974 年参加工作,1982 年7月山东大学哲学系毕业,获哲学学士学位;1985年7月山东大学哲学系马克思主义哲学专业研究生毕业留校任教至今。1996年考取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师从肖前教授攻读博士学位,1999年7月毕业并获哲学博士学位。现为山东大学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院学术委员会委员,山东省哲学学会副会长,中国辩证唯物主义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价值哲学研究会理事。2004年获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主要研究方向为马克思主义哲学、社会发展理论、制度与伦理。

其分别在《中国社会科学》《哲学研究》《哲学动态》《天津社会科学》等杂志发表论文100余篇,出版著作5部,参与编写著作7部,先后承担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制度与发展关系研究”、教育部社科基金项目“制度创新理论研究”、山东省社科基金基础上“制度与伦理关系研究”。

【访谈·观点】

九月下旬,借刘陆鹏教授荣获“全国模范教师”、“山东大学优秀教师”之机,记者向刘教授提出了采访的邀请。在就访谈提纲进行交流的过程中,刘教授提出,不希望此次访谈是一项单纯的宣传工作,要能真正地解决同学们的疑问。随后数月,在反复征集学生意见的基础上,采访提纲几易其稿,逐渐偏向学术性的探讨,才最终得以成型。

印象中的刘教授略微严肃,对学生要求严格,为人、为学一丝不苟。而在访谈的过程中,才逐渐地感受到,这个看似严肃刻板的教授,交谈时也如同朋友一般亲切,对记者的提问,他总是追根溯源,引导我们去思考。无论是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精神的解读,还是对马哲与儒学关系的看法,亦或对“大哲学”、潜规则、读书与论文、学业与就业等话题的探讨,字字句句都发人深省,令人生出敬仰之情。

何为马克思主义哲学

记者(以下简称记):首先恭喜您获得“山东大学优秀教师”称号,这是对您多年工作的肯定。您所教授的专业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以下简称“马哲”),大多数人对它有些刻板印象(把它与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混同),您如何看待这种现象?

刘陆鹏(以下简称刘):大多数人是指哪些群体?是你们,还是非马哲专业,也包括哲学其他专业吗?(马哲)与中国化马克思主义混同,为何会有这些说法?

马哲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础。中国化马克思主义超出哲学范围,包括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以及三个代表,(相比而言)与教条关系紧密一些。马哲作为马克思主义的一部分,被看作是整个理论最基础的东西。为了从娃娃抓起,马哲思想在中学阶段就被放进教材,经过简化、抽出原理,条条杠杠分成几块,到了考试就拼命背。我读完中学,对中外哲学不了解,以为哲学就是课本上学的那些知识,而马哲就是那些条条框框,我想这就是刻板印象形成的原因。

中学阶段马哲的教学,无论从教师还是学生,都不可能真正地领会马哲的精神,最多接触的只是那些条条框框。因为考试需要,死记硬背,教条的刻板印象从源头上就很难避免。如今很多人读国学,也不一定能理解;但他们认为,现在不理解不要紧,将来可以在人生中慢慢学习、领悟。从这个角度来讲,马哲也可以供人们将来结合人生、结合社会进行反思,这种改变应该在大学发生。但失败的是,很多学生为了应付考试,一条一条地背;老师为了让同学们比较好地通过考试,有时或明或暗划重点,以至于一门课学完,过一个学期就忘得差不多了。考一门,丢一门,等回过头再说马哲,能回忆起来的就是那些条条杠杠,有些甚至连条条杠杠都记不住。到研究生阶段,一问“这个你们知道吗?”——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能说一说?”——都低头不语。这和我们的应试教育有关,不仅仅是哲学,其他学科也是如此。目前的状况不好改变。

记:您认为马哲的精神和特点在什么地方?

刘:马哲的精神特点,一是批判性,二是实践性。马克思在阅读及建构理论时,都具有一种强烈的批判意识。一方面,面对以前的思想资料,例如以黑格尔为代表的德国古典哲学,以及对他影响很大的费尔巴哈,都有批判;另一方面,面对现实有批判。对理论和现实批判的结合,产生了他的思想。我们从他早期的思想著作中就能看出这一主要特点。

第二,是实践性。一方面,马哲理论就是实践唯物主义,从实践角度出发,以至于人们认为马克思开创了新的哲学范式——“实践”(或者叫“实践唯物主义”)。马克思哲学的变革就体现在此,不同于以往所说的唯物主义加辩证法,实践被认为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80年代末以来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一个重要突破。实践理论要求强烈地关注现实,同时,理论本身就是基于实践的思考。费尔巴哈提纲的最后一条就显示了他从事这项工作的目的。这两点在我看来,是马哲最重要的特质,对我们今天从事马哲研究的人,或者愿意吸取马哲思想资源、做出思考的人,尤其不能忘记。

马克思主义哲学与儒学

记:习近平总书记去曲阜视察时,提出“要大力复兴儒学”,您对复兴儒学是什么态度?习近平作为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为何提出复兴儒学并大力倡导儒学?

刘:伦理的部分依然是我们要借鉴的。在两千年古代社会中,伦理与政治结合在一起,以至于说中国政治是伦理化的政治,伦理是政治化的伦理,两者密不可分。从政治方面来讲,复兴儒学很重要,但还应该包括哲学的内容。对儒学的解读,可以从政治角度、伦理角度,也可以从哲学角度。儒化宪政,这样是否丧失其哲学色彩?

从习近平总书记的角度,大力复兴儒学,我的理解是:传统文化有价值的东西我们应该继承。如果说复兴,有点承认我们过去批判得太厉害——五四运动、新文化运动之后,儒学一直是被打击的对象,持续了几十年,现在需要我们反思,“是否要那么决绝地和过去的东西决裂?”——大家现在都不会有这种想法,因此需要复兴。

换另一个场合说,西方一切先进科学技术我们都应接受,古今中外凡是优秀合理的遗产我们都应接受,不应该弃之不顾,完全抛弃再重新创造是不可能的。历史有其连续性,就一个国家来说,如果它的理论建构能和其历史资源契合,保持一脉相承,就是一种比较理想的状态。它和我们的血肉根脉连在一起,完全抛弃,就好像我们拔掉自己的根,再重新找一个立脚点,肯定会出现问题。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认为复兴儒学是可以接受的。但是习总书记是否把儒学作为其执政的意识形态,事实怎样,我们只能说有些学者希望如此。儒化宪政仅为一家之言,在我看来,根本走不通。

 

记:你认为马哲与儒学是否有其共通的地方?

刘:有很多,但有些只是形式一样,内容有很大的差别。例如,二者都强调道德,但何为道德,什么是道德的,什么是不道德的,并不相同。如果从大的方面讲,儒学和马哲在“入世”这一点上是相通的。但是,尽管都关注现实,儒家的“入世”注重“修齐治平”以及“伦理化的政治”;先从自身修养做起,然后齐家、治国、平天下。马哲的“入世”则不同,从历史唯物主义来讲,生活中最主要的力量是生产力,马哲关注的是生产力如何发展,发展过程中会引起什么,如何对待,如何改变,怎样才能走向一种更好的状态,怎样创造一种社会条件,等等。

尽管二者存在差异,但也有互补。当今中国的一个大问题:经济发展瞩目,伦理道德一塌糊涂。儒学之所以现在被很多人接受,就是因为它强调了伦理这个层面,强调人格,强调“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的精神;不要整天围绕着金钱和权力转悠,要塑造出自己的人格,做一个有道德的人,很多人都愿意接受这种说法。在市场经济的背景下,道德与之不那么吻合的时候,儒学就有了它存在的意义。

 

记:说起中国哲学,中西方很多学者都在争论一个问题:中国到底有没有哲学?

刘:儒学作为中国哲学的代表,如果说是唯一,别人可能会有意见,认为还有道和释。老庄思想也很深刻、玄妙,更像哲学中形而上的思想,佛家的也是。如果说儒家是中国哲学的代表,佛家是外来融合的,那道家呢?大概一般而言都可以是。但儒家是主要代表之一,影响非常广,可以理解。前面说过,儒学包含哲学的内容,如果问中国有没有哲学,儒学有,那中国自然就有自己的哲学。只不过是在讨论中,有人给哲学下了定义,这个定义源于西方,用它来卡哲学的含义,就得出中国没有自己的哲学。

 

记:黑格尔在《哲学史讲演录》说过,中国只有思想,没有哲学。

刘:如果你不是以一个固定的尺度去卡它的话,把它看成是一个爱智的过程,一种思想,那就有;如果你以西方的标准去判断,它就不符合,就没有。

 

世界的一般哲学

记:马克思所说的“面向世界的一般哲学变成当代世界哲学”这句话,似乎是说所有的专业都应该相互融合、交流,上升到一个统一的高度,您怎么理解?

刘:“哲学不再是同其他各体系相对立的体系,而是变成面向世界的一般哲学,变成当代世界的哲学”。大哲学不是说整个世界就只有这一种哲学吧?如果这样来理解大哲学,它根本就不会存在。我觉得不是这个意思,这句话出自哪里?

 

记:这个问题是其他同学提出来的,具体出处我也不清楚。但我理解的是,哲学不应仅局限在这一小角落里,而要通过外部表现,与世界接触。不光要搞形而上的东西,还应与形而下的事物紧密联系,突破两部分的间隙,这样才能成为大哲学。

刘:对。如果你看过马克思说这句话的语境,了解前后文化,就不会提出这个问题了;也不会有“一般的哲学把所有的哲学和学科都涵括进来”的想法。马克思说这段话之前,他有句脍炙人口的话:“任何真正的哲学都应该是自己时代精神的精华”。这句话之后是你们问的那句话。

科伦日报里一个社论的背景,讨论“哲学要不要在报纸上谈论宗教事务?”有人说不应该,马克思说应该。他讲到哲学,特别是古典哲学——爱好宁静孤寂,追求体系的完满。冷静的自我审视,是晦涩难懂的。它与报纸上那些反应敏捷的、生动活泼的实证论述等有很大的区别。哲学的东西与报纸反映的内容有很大的差别,那我们应不应该进入这一层面呢?在“时代精神的精华”这一点上,将其理解为把各学科的精华融入到“我”的思想当中,是可以的,但并不是说学科本身的融合。

马克思以前,德国古典哲学好像就是书斋里的。而马克思在构建自己哲学的时候,就面向了现实(这里再一次表现了他的精神特质)。他在1842年刚大学毕业说这句话的时候,古典哲学仍是主流,他认为应该改变这种状况,引子就是报纸上关于宗教问题的讨论。在这种意义上,大哲学就可能存在。这样形成的一种哲学就是入世的,关注现实,参与到现实事务中去反映、分析、说明、解释,甚至给出一个答案和看法。这样一种哲学,可能就是马克思所说的“一般的世界哲学”。这样就可以理解“现实世界相互接触、相互作用”。

 

记:意思是,大哲学是能指导人们实践的一种逻辑思维?

刘:马克思在那个语境中,并没有说要去指导什么,只是说哲学应该参与到什么中去,面对现实,讨论现实提出的问题,成为自己时代的精神精华。马克思还说过:哲学是时代的产物,是人民的产物。至于指导不指导,这里他并没有说。

 

记:参与和指导的区别是什么?

刘:比如说,你在做一个研究,有两种方式:一种是躲在书斋里,通过搜集的书报等资料来做这个研究,与外界没什么联系;另外一种,就像你们做社工,通过现实生活接触到的老人、小孩、残疾人等,依据他们的特征、素质、精神反映等做研究。这是两套路数,马克思所说的是走第二条路。

马克思通过他的论述告诉我们大哲学是什么,后来有人说要通过它来指导人们的工作,那是后来人说的。马克思在这里并没有提及“指导”。但马克思说过“理论一旦把握群众,也会产生巨大的力量”是吧?理论怎么把握群众?如果有一个理论,把我百思不解的东西解决了,再来反观现实时忽然明白了,那你愿不愿意接受它?——肯定愿意。前提是理论参与到现实,对现实问题有一个回答。它回答得好,你就愿意接受,反之,自然就不会相信。你关心的是有没有饭吃,下一顿吃什么?它跟你说营养过剩的问题,这就反差太大了。现在我们的研究就有点类似的特征。

 

记:(对于大哲学)还有这样一种理解:有一种东西,成为你行动的思路。大哲学是不是就是不分马哲、西哲,而是把这样一种理想的逻辑思维统一到一起,几乎能解释所有的事物?

刘:这是比较理想化的一种思维,有一种矛盾性在里面。比如,人们在做一种研究,就是你所说的这种取向,试图把所有哲学甚至所有的学科都融会贯通,对人们的生活、生产有所帮助。我们再假设,那个人近乎于上帝,他能构建出这样一种东西。我们从那里学习、得道、领会,用它来指导,好不好?那也没什么了,当然好了。你有这种追求、这种想法,没有过多可指责的地方,你一生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这是值得肯定的。但是能不能达到,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以前的思想家们,很多都是抱着这样一种想法去从事自己的事业,总是说以前的理论有什么不足,要创造出一种新的理论,去改变这种谬误,指导现实。启蒙运动后两三百年的时间里,不乏这样的思想家,包括特拉西提出“意识形态”这个概念,初衷也是认为以前存在谬误,要清除谬误,建立一种完美的理论体系,就可以怎么怎么样了。

 

记:这是不是挺可怕的,如果一个人自认我是最好的,必须将其落实到现实中?

刘:你这样追求无可指责,更重要的是你如何达到,能不能做到。如果说一个人能做到,类似于上帝诞生的那种,绝对真理,那好了,我们就听他。他只要一说话,我们就不用思考了,你一思考,他就笑了。

如果说达不到,就会有另一种想法了。任何人都有他的局限,有局限的思想者的成果,该如何对待呢?很自然地,我们会想到取长补短、相互交流,在这个过程中逐渐推进。这时就会有一种过渡,而前面我们讨论的就没有这种过渡的必要性,因为把一切都讲清楚了,接受就是最好的办法。但是当这样一个思想者把他的成果呈现在我们面前时,我们会有一种什么想法:你不可能事事都完美,它一定有自己的局限。这样我们就不迷信了,对吧?这样研究马哲的人就会对研究中国哲学的人有一份尊敬,对研究外国哲学的有一份尊敬,就不会把马哲经典作家所说的话当成刻板的教条了!

恩格斯也曾经批判过,他所说的东西对马哲及他本人是适用的。马克思的理论具有批判性,我们经常拿着马克思的理论去批判其他东西,其实它是有自我批判性的。搞马哲的人批判别人的多,自我批判少。过去我们绝对不敢说,马克思也有他的局限,现在大概也没有几个人敢公开地说马克思有局限。当然可能心中有这种意识的人越来越多,以前是没有的。

马克思对一些东西有自己结论性的见解,然后思考过程中又体现了他的一种精神,比如批判性的精神。对他的结论用他的精神去看,其实是有冲突和紧张的。特别是一百多年过去,如果你照搬他的结论,就有可能违背他的精神;如果你依据他的精神,就可能不同意他的结论。面对这样一种紧张,怎么选择?是选择他的结论,还是选择他的精神?

我更倾向于前面这种(照搬他的结论,可能违背他的精神)。你看马克思的思想是怎么发生转变的——本来是青年黑格尔派,接受德国古典哲学,用我们马哲史的说法,他是唯心主义者。1842年,在德国《莱茵报》工作时,他发现所面对的现实问题和理论所表达的不一致。于是出现了一个选择:“尊重现实还是尊重理论?”他选择了尊重现实。

 

 

制度与潜规则

记:说到现实,引申到当今社会,潜规则也是人们常谈论的话题;您做过很多关于制度的研究,您认为制度是否能跨过潜规则?怎么才能做到?

刘:制度是什么?制度就是规则。潜规则也是规则,规则如何能够跨过规则?只不过一个是潜,一个是显;一个是摆在桌面上的,一个是不能摆在桌面上的;一个是公开明示的,一个是私下认可的。它们有这样的差别,对不对?一个规则怎么跨过另一个规则,这个问题不太好说。如果问整个社会如何跨过潜规则,就比较合理了。

在我们这个社会里,潜规则很多,甚至在一些领域很盛行。它和正式的规则,即制度,不吻合、相冲突。我们的问题是如何改变这种状况,不能说是制度如何跨过潜规则。这个问题很复杂,我们先考虑潜规则为什么会存在?

 

记:有那种需要。

刘:对,它有那种需要!他有一个土壤,有市场。最重要的是,你遵循了这个东西,你会从中得益,至少不会受损;但如果违背了,你就会受损。所谓需要,说到底就是这个意义上的。这说明我们的现实社会生活要求的状态就是这样,至于现实社会生活是一个局部、一个领域、一个方面、还是一点那就另当别论,肯定不会是全国普遍性的;如果潜规则是全国普遍性的,但是细分,都是这样一个领域,那样一个领域。

为什么会有产生潜规则的社会状况?这里面原因很复杂。其中一点可能是制度有缺陷,因为显规则本身不能满足人们在这个领域、方面的需要,所以就产生潜规则。人彼此之间相互交往,必须要遵循一定的规则,让我们一定要遵循,就要教我们怎么做,这个做法和我们的标准在一起。按照这样一个固定的标准经常性地去做,它就是一个规则。规则形成以后,如果不改变产生它的土壤和条件,想改变潜规则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要这么来想,实际上有些东西它是显规则,但是这个显规则可能是空洞的形式;有些东西是潜规则,但可能是实际有效的。

 

记:规则的制定,应该要符合这个社会上大多数人的需求和标准吧?既然符合多数人,就有它的合理性。但是出现潜规则,就说明有一部分人不符合表面规则,但又想进入体制中去。这不就是一种投机吗?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制度的不完善。

刘:不一定(是投机)。制度应该是适应这个社会状况,满足大多数人需求的规则。这里两个字很重要——应该。“应该是”、“现实是”你要注意这两者之间的区别。制度是不是按照“应该”制定出来的,需要考虑;也可能制定出来的制度并不适应社会大多数人的要求,不能满足这个社会和人民的需要。所以,即使它是一个制度、一个显规则,但它对人们的约束大打折扣,要区别这个。

刚才你说的现象,是很普遍的,也是潜规则的一种表现。那我们如何改变这个潜规则,怎样减少潜规则?规则虽然比较刚性,但也有一定的空间。(就像招工)如果都符合条件,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潜规则是可以接受的,因为大家都符合条件。做得最好是选出最优秀的,做得最差则是把最差的选中了;但还是在基本的标准之上。但是如果符合规则的不要,而把另外不符合规则的录取那就是不公平。这是说的复杂情形,我们不用管。刚才所描叙的现象,通过拉关系,通过行贿达到一个目的,这种现象怎么克服?——监督,而且主要是对权利的监督。

 

记:不能是自身的监督。 

刘:自身的监督是一个方面,但是在我看来那是一个次要的方面。通过唤醒自己的道德良知、觉悟,来约束自我的行为,能做到这样当然非常好。但问题在于圣人不就那么几个?大多数人是做不到的。因为他生活的社会中有很多东西都会对他产生影响。有些影响好像是可以理解的,尤其是和国情结合在一起。我们的国情特别讲究人情,人情就会在抉择之中产生无形的影响。就像在一场选拔中,权力者会想,“我为什么要淘汰与我关系密切的人,而把一个与我无关的人留下?谁背后有一个东西是我需要的?”……类似的诱惑特别多。好多人最后违背道德,甚至犯罪,并非他一开始就是个道德低下的人,也并非一开始就想犯罪,只不过在一个特定情境中,如果不这个样,就会完蛋,于是他做出了选择。

真正头可断血可流,威武不能屈的人太少了。社会只能鼓励人们即使在这种状况下也应做一个大丈夫,“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一定要有这样的气质。但是你要看到,大多数人做不到,所以要解决,必须扼制住权力掌握者随心所欲的使用权——只有法制,法律的力量也很大。一个国家,如果他的公民用法律状告了违法官员,官员因此而受到惩罚,人们就有希望了。

 

读书与论文

记:把话题从社会问题转到校园生活:对很多哲学专业的新生来说,哲学原著晦涩难懂、无异于“天书”,尤其在看类似《马克思恩格斯选集》这样的原著时,很容易只有三分钟的热度。请问您有什么读书的方法可以分享吗?您对本科生的专业学习、研究生的学术能力培养有什么建议?

 

刘:让我说的话,只有一句,学海无涯苦作舟。

记:那如何能够引起读书的兴趣?怎样才能做到读书百遍,其义自现?

刘:怎样引起兴趣这个事还真不太好说,你喜欢,自然就有兴趣了。但是真正喜欢的又有几个,反正本科很多学生不喜欢,只是为了上学;考研倒是自己报名、自己选的,但是有没有其他的想法,也不一定是真正的喜欢。那么如果你不喜欢,读起来又晦涩,你的积极性就会受到很大影响。

 

记:还有一种情况是本来喜欢,但就是读不懂,所以也放弃了。

刘:这也是比较常见的一种,恐怕也是同学们为自己找的最多的理由。你当下的知识结构和背景在你看来读不懂是正常还是不正常?

 

记:一般都会告诉自己是正常的。去年我选了《纯粹理性批判》,傅老师让我们轮流讲,轮到我的时候,看了至少四遍,真的看不懂,始终理解不了,所以就安慰自己不是这个专业,自然而然就想放弃。

刘:这都很正常。我们的知识储备很难读懂一些哲学原著,你不可能读懂。但是为什么书读百遍,其义自现?——需要逐渐地积累,才可以做到有反应、有感觉,然后读通,最后读懂。所以,你要问我,我只有一个答案:苦读!哲学书籍的阅读兴趣与文学无法相比,甚至说,哲学著作,尤其是经典,就不要考虑有兴趣才读。即使你很有兴趣,读起来也是无兴趣的。如果你爱哲学,就是再难你也会读下去;如果你不爱哲学,你们会就此分手的。

我现在也有读不懂的。很有意思的是,过去很长时间没有读懂的,若干年以后突然就理解了,这大概也算是一种知识的积累吧。为什么佛家讲顿悟,有时候真的是顿悟。可能比较多的是经历很长一段时间痛苦的思考,然后有一天豁然开朗。

 

记:有同学还提出了毕业论文选题的问题。

刘:这个大家关心的问题,我觉得是最没有话要说的,因为说了很多遍了。(记者询问关于选题的把握)在我看来,如何把握选题的高度,这是一个很个性化的问题,恐怕只有你自己考虑。如果你考虑好了,是这样一个范围,这样的一个角度,然后再和老师商量;根据你具体的选择,再提进一步的建议。一般来说,应该有何种范围、何种角度,我无法回答。过去论文就范围来说,很多都是大题小做,范围大,涉及面广。

 

记:有些导师说,论文要有前瞻性。这一点似乎很难做到,老师对这方面有什么建议吗?此外,您对我们的硕士毕业论文有什么样的期望?

刘:硕士论文基本的标准主要有两个:第一,完整性。无论是做基础理论的研究,还是对现实的探讨,基本结构完整,基本理论正确,能把学到的东西运用进去,就可以了。当然,能做到创新性和前瞻性更好。虽然现在有些同学还不能做到创新和前瞻,但要朝这方面努力;我们也鼓励同学们这样做,在论文答辩的时候也会考虑到。第二,注意学术规范。这是我们都知道的基本要求,你的论文再好,如果抄袭别人,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学业与就业

 

记:就业也是现在很多同学关心的问题,老师您也和我们谈谈吧。

刘:你们认为什么专业和就业有密切的关系?

记:医学、法律等专业对口就业的可能性很大。

刘:对,听说你们社工知识和就业也有关系,一开始你们也挺有热情,但后来就面临着成家、工资等等问题,就会去寻求其他的工作。大多数人毕业以后找的工作和自己本专业没有什么关系,或者说关系甚微。即使你的工作和专业是对口的,你所学的知识,能够用上的也是少数,必须重新学习。书本上的知识和现实中的应用是有差距的。

你们认为读研究生的目的是什么呢?你们必须认真地思考上大学、读研究生和就业的之间的关系。有的人初中、高中毕业或者上技校,不也能找到工作,甚至会找到更好的工作。我认为,将来社会将更加需要有知识的人,你们未来的发展空间也比较大。但是,大学毕业经过若干年以后,分化也比较大,这是为什么呢?不要总想着人家有什么关系,有什么后门之类的——那是能力的问题。有些人有很多工作机会,他们犯愁的是去哪个单位;而有些人愁的是到哪里去找工作。这就是能力的差别。

 

记:您对您的学生有什么要求?

刘:你们要想好这三年要来干什么?怎么能不虚度?将来是从事科研学术,还是实际工作?以此来做今后具体的安排,不断地提高自己,这对你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此外,还要有较好的心态。人和人之间是不同的,不要看到别人怎么样,你心里就不舒服,只要把自己的能力充分展现出来就好。举一个例子,一个人从一个单位进入另一个单位时,他当然会提薪资待遇的问题,他提出的标准比原来的单位高,新单位也立即答应了他;等到了新单位以后,他发现他是所有同事中薪资最低的人,马上就不高兴了。我们要有好的心态,不要总去比,有时候和超出我们能力的东西比,就有不好的结果。

但有些时候,有些东西我们必须努力去做,有些事我们一咬牙一跺脚就能做好,那就不能不去做。这就像登台阶一样,当你觉得自己气喘嘘嘘,不能再前进的时候,你后面的人一努力,上两个台阶就可能把你超越了。

 

记:有些人觉得在生活中遇到困难时要逼自己努力向前,有些人认为还是让自己生活更好些,不必那么累,对于这个问题老师您是怎么认为的。

刘:当然,必须得努力向前!特别是当你们年轻的时候,我们要屡败屡战,但如果我们屡战屡败,这时候我们就要进行反思了。调整一下,再继续奋斗。人和人是不同的,有些人觉得能有一般的生活,他们就很满足了,这也无可厚非。但如果你有远大的目标就得继续努力奋斗。

记:恩,有目标地努力!谢谢老师接受我们的采访,谢谢您!

相关内容: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