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

首页 > 独立栏目 > 专题栏目 > 学者访谈录 > 正文

循循善诱,诲人不倦——邓联合教授访谈录

来源: 时间: 作者: 编辑:南东周 字号: 阅读:

访谈时间:2015年6月19日星期五

访谈地点: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

文字整理:王贻琛,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2014级中国哲学专业硕士研究生

 

邓联合,男,1969年生,江苏徐州人。哲学博士,曾先后供职于徐州市广播电视局、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中国矿业大学文法学院,从事过机关科员、记者、编辑、图书发行、大学教师等工作,2004年在中国矿业大学开始担任硕士研究生导师,现为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教授。    

主要研究方向:道家与中国哲学,尤其是庄子哲学及庄学史;冯友兰哲学思想。

学习经历:1992年 南京大学哲学系,获“哲学”学士学位,1998年 南京大学哲学系,获“中国哲学”硕士学位,2008年 北京大学哲学系,获“中国哲学”博士学位(提前一年毕业)

主要著作:《庄子哲学精神的渊源与酿生》(专著),光明日报出版社2011年;《庄子这个人》(专著),中央编译出版社2011年;《"逍遥游"释论:庄子的哲学精神及其多元流变》(专著),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年;《老庄与现代技术批判》(专著),中央编译出版社2009年(江苏鼎信咨询有限公司资助);《冯友兰先生“贞元六书”研究》(专著),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年;《学苑春秋:20世纪国学大师档案》(参著),河南人民出版社2006年;《读书与修身:中外人文社科名著导读》(参著),东南大学出版社2001年

科研课题:主持: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庄子》篇义题解辑要与研究”(2012年);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明遗民士群之儒家庄学研究"(2011年);山东大学自主创新基金项目"庄子思想的源起研究"(2009年);江苏省社科基金项目"道家思想与现代技术困境的破解"(2004年);中国矿业大学科研课题"大学人文教育的基本理念及模式研究"(2004年);中国矿业大学科研课题"先秦诸子哲学寓言汇编与研究"(2004年)。参加:中国矿业大学科研课题"'读书与修身'课程群建设"(2002年)

 

记者:邓老师您好!很荣幸对您进行采访。据我了解,您先后在南京大学获得学士、硕士学位,又在北京大学获得博士学位而且还是提前毕业,用现在的话来说,您是不折不扣的学霸。您能传授一下当初的学习经验吗?

邓老师:我主要谈谈学习哲学方面的经验吧。现在看来,当年我选择学哲学完全是出于个人兴趣,我考大学时第一志愿就是南京大学的哲学专业。当时我们全班同学33人,第一志愿是哲学的只有两个,而我是其中之一,其他同学都是“被服从”到哲学系来的。所以说,我对哲学的学习有着一种内在兴趣的推动,我喜欢这个专业。当年(1988年)金融、管理、工商等专业很是热门,但我没有选,我选的是哲学。因为出于兴趣的推动,所以我学习哲学不需要别人的催促和强制。毕业后,我从事过机关科员、记者、编辑、图书发行等工作,但是工作几年后,我还是感觉到搞哲学才是我应该做的,才是我最开心的事情。原先做过的其他工作要么是属于商贸性质的,要么是属于行政事务性的,都被我主动放弃掉了,虽然现在回头看,那些职业如果是一直干下去,也会有不错的个人发展前景,但我觉得那些都与我的兴趣不符,我依然要回到自己的内心,回到哲学上去。这么多年来,你可见我的学习经验之一就是兴趣驱动。有了兴趣,学起来总是快乐的,总有永恒不竭的动力,因为你每天都在满足自己的兴趣,自己的灵性可以得到自由的释放。

第二点经验,就是要善于阅读经典。我读本科和硕士时,不要说互联网,电脑也都没有,信息量远远没有现在这么丰富,所以我们把主要精力都投入到了读原典上。有学者曾说过,上大学期间也许不必泛泛阅读大量图书,抓住几本经典去读,读通读透了也就足够了。这可以为以后的专业学习和研究打下坚实的基础。我以前在中国矿业大学做班主任时就对我班上的学生讲过,读书不要怕慢,特别是阅读经典,细细品读,必定大有收获。再就是读书时要善于发现问题,要有明确的问题意识。

我是搞中国哲学的,但是我常常建议中哲专业的同学要有一个比较好的西方哲学的训练,如果有人以前这方面是欠缺的,那就要好好补补课了。因为西方哲学相对中国哲学具有比较清晰的概念和逻辑思路,运用西方哲学的分析方法和概念有助于我们从中国哲学中提炼出具有理论性的概念和问题来,有助于训练我们清晰缜密的逻辑思维和理论表达能力。我个人也比较注重对西方哲学的学习,虽然没有西哲专业的同学那么细致深入,但我觉得读西哲的书使我受益很深。

记者:我们都知道您在所有学生眼中是一位平易近人的老师,您能和所有的学生相处得非常融洽,和蔼可亲,完全不似一位严师,您怎么看待“严师出高徒”这句话,您又是采用什么教学方法同学生交流的呢?

邓老师:我对师生关系的理解是,在学术上,大家是探讨交流问题的同道、伙伴——用道家的话说是“道友”,既然是探讨学术问题,所以必须严格按照学术规范和教学规范来,不能有丝毫马虎。能通过的当然通过,不能通过的一定否决,这里面没有什么可以含糊或妥协的余地。“严师出高徒”说的应该是这个意思吧。但另一方面,私下里,大家完全可以作朋友,跨越年龄和身份界限,像朋友一样相互交流,随便、和谐地相处。

课堂教学方法上,我有一点个人心得。学术界讲冯友兰先生授课的风格是化繁为简,把深刻的道理讲得浅显易懂,而金岳霖先生则是化简为繁,把简单的事情讲得深奥难懂。我把他们的风格戏称为“通俗者高深之,高深者通俗之。”这种讲课方法借用道家的话讲,大概就是“正言若反”。在哲学专业的教学中,采取这种讲课方式可能会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记者:您就要招收博士生了,您对您的博士生有什么希望和要求?

邓老师:首先要对哲学的学习有正确理解,对学术工作有纯正的动机,不能将学术作为追求功名利禄的敲门砖或装饰物;其次是要对学术界的相关理论动向和趋势有很好的把握,能够捕捉到、提炼出别人捕捉不到、提练不出的问题,我称之为“敏锐的学术嗅觉”。有了这种嗅觉,即使同一问题可能别人已经研究过许多年,但我们依然能从中解读出新意,提出有研究价值的理论观点。

总之,我认为如果一个博士生具有纯正的学术动机、敏锐的学术嗅觉,当然还有宽广的知识面及扎实的理论基础,如果三者完美结合在一起,那一定是个可塑的英才。

记者:.您对现在国内的哲学教育有什么看法?有什么在您看来是需要改进的?

邓老师:近年来随着高校招生规模扩大,哲学教育出现了过于膨胀之势,可以说哲学人才的培养已经出现“产能过剩”。我认为哲学教育不应该也不可能是大众化的,哲学专业的设置完全没有必要遍地开花。

另一个问题是,在哲学本科教育阶段,尤其是在他们前一两年的学习中,大量公共课占据了较多学分和时间,冲淡甚至严重冲击了学生的专业学习兴趣。而他们的专业课却被推到三年级、四年级大量、集中地开设,那时候一方面学生的接受能力有限,另一方面临近毕业,他们就业压力很大,因此很难全力投入到专业学习中去。所以,我觉得应当将本科生的专业课提前到前两年开设,也就是一年级、二年级,这可以使学生有明确的专业意识,激发他们专业学习的热情。至于哲学硕士生和博士生的培养,那就更应当实行精英化的教育,绝不应批量化。

记者:关于哲学论文写作,您自己是如何习得的?又是如何要求学生的?

邓老师:哲学论文的写作需要平时的长期积累,多读、多想、多写,积累到一定程度,自然而然就知道如何去写了。要多读书,细细品、慢慢读,不仅要读出作者的观点,还要读出作者的思路,看看作者是如何一步步展开论述的,学习他们怎样运用经验证据和逻辑分析方法去论证其理论观点的。

不少同学不知道怎样写论文,归根结底是写得少,写作感觉陌生,再加上平时书读得不细,一目十行,到了需要他们分析材料的时候便不知怎样切入、怎样下手,更不必说怎样展开他们自己观点的论证步骤了。十多年前,我曾经做过大约半年的一个实验,就是强迫自己每天至少写一百字,无论什么形式、什么体裁、什么内容,散文随笔也行,主要目的是逼自己去想问题,逼自己动笔,把思想的火花用文字的形式记录下来。这样半年下来,最后集成了一个小册子。这是对自己的一个强迫训练。另外,我还有一个感觉,就是搞哲学的同学应该坚持读一些文学书籍,特别是那些翻译水平高的西方古典小说,这样有利于文笔的训练,使之更加流畅,甚至达到“达、雅”,——很多搞哲学的人的文笔实在不咋地。

记者:高考结束了,学校、学院要进入招生阶段,那么在此关键时候,您对本科新生有哪些寄语?

邓老师:对于将要入学的新同学,我想说的是,你们将要学习的专业并不一定等于将来的职业。大家不妨利用大学一年级这一年的时间来做一个个人规划,将来毕业后是走学术道路,还是经商,或者是从政,等等。用一年时间认真想清楚这一问题,然后,再利用剩下的三年时间为自己设定的人生目标和方向发奋努力。我相信只要足够用心和努力,将来必定有好的未来。我把这一过程概括为八个字:“目标明确,坚定不移”。

同时,我建议大家将来无论做什么,大学期间一定要多读书,读你自己真正感兴趣的书,——不包括教材。以前我做班主任时,经常给学生算读书的账:如果你每天坚持读书10页,一个月就有300页,300页相当于一本书,这样下来,一年就读12本书,四年下来读50本;如果更加努力一点,每天读20页,四年下来就可以读96本书!有了这96本书,你的大学生活肯定没有虚度,你肯定会受益无穷。所以我还是那句话:读书不要怕慢,贵在坚持,坚持下去一定受益无穷,不信可以试一试。

相关内容: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