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

首页 > 独立栏目 > 专题栏目 > 学者访谈录 > 正文

润物无声潜心育人,传道授业以身作则——王华平教授访谈录

来源: 时间: 作者: 编辑:南东周 字号: 阅读:

访谈时间:2015年6月18日星期四

访谈地点: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

文字整理:姚文丽,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2014级科学技术哲学专业硕士研究生

图片拍摄:侯煜,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2014级人口学专业硕士研究生

 

王华平,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1991—1995年北京理工大学机电工程学院机电工程专业,获本科学位;2003—2005年浙江大学哲学系,获科学技术哲学专业硕士学位;2005—2008年浙江大学哲学系,获外国哲学专业博士学位。

现任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科技哲学研究室主任,中国知识论学会副秘书长,中国维特根斯坦学会理事等。在《哲学研究》《学术月刊》《世界哲学》等高水平期刊发表CSSCI论文20余篇,其中11篇论文被人大复印资料全文转载,出版专著1部,译注2部,主持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1项。2010年入职山东大学,2014年破格晋升教授,2015年晋升博士生导师。曾获山东省高等学校优秀科研成果奖二等奖、山东省社科联第二十八次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洪谦哲学论文奖二等奖等荣誉。

曾作为主要筹办人和组织者,先后主办了三次全国性学术会议,引起广泛影响。联合学院其他几名年轻教师共同创办了“分析哲学论坛”,五年来一直坚持,共举办90期,使山东大学成为国内独树一帜的分析哲学研究重镇。

 

记者:王老师您好!首先恭贺您晋升为博导。非常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接受我们的采访。据了解,您是在工作八年后,并且是从机电工程专业转到哲学方向的,在外人看来跨度不小,您能告诉我们为什么选择哲学吗?

王华平老师:本科期间,我偶尔会看一些哲学类的书,稍许有些兴趣。毕业之后,在一家国企做技术性的工作,这种生活工作中的何去何从让我想到了哲学,也是偶然的一次机会看到浙大在招哲学硕士,研究生考试纲要很清楚,使我对考试增加了一些信心,就报考了浙大的研究生,这次偶然的机会使我走进了哲学。走进哲学之后,由于浙大氛围很好,接受很多前沿的思想和一手文献,很顺利的适应了哲学专业。所以说现在的成绩也与研究生时期的打下的文献基础有很大的关系。时隔八年之后回到学校,我的目标是很明确的,主要是离不开浙大前沿的思想指导和自己的刻苦努力。

 

记者:您选择哲学之后,在确定研究方向时是依据哲学的发展趋势还是凭借自己的兴趣点呢?或者其他?

王华平老师:我认为,主要还是按照兴趣来,尤其是对学习哲学的学生来说,选择的重点最好是从兴趣出发,同时也要考虑到时代的特征,内外结合是最好的。通过文献阅读,对哲学的把握有了基本了解之后,就会明确并选择自己的研究方向。我们做学术不一定要做最前沿最主流的东西,但是一定要了解最前沿最主流的东西,这样你做的哲学才有时代的气息。如果你不了解的话,你就与时代脱节了,并且等你了解之后,就会有很多兴趣点出来。

 

记者:对于中西两方不同的培养模式和学术氛围,您持一种什么样的态度?比如您怎样看待学术不端行为?或者我们需要改进的地方,以及包括您在内的教育学者需要做的努力有哪些呢?

王华平老师:不仅是中国,国外也有很多学术不端行为,或多或少总有一些人有“越轨行为”,而这也是很正常的现象,但是在比较泛滥的时候就需要克制。我们需要做的可以从两方面入手:首先,内在的教育引导。在入学时我们就要有学术规范的警示,比如,如何做规范的学术?越轨之后有什么后果?什么才算是一个合格的学者?其次,外在的因素。面对利益冲突的时候,仍然有可能越轨,这是需要改善的地方,虽然不是个人能力范围之内的,但是应该表达出来,比如奖学金制度,或许应该是可以提高覆盖率,对奖金的设定不那么看重的话,就不会刺激学生做出越轨行为。急功近利的风气对学术规范是很不利的,同时也是诱发学术不端行为的原因。

对于中、西、马的思考方式,使得现在的学生学习的时候会产生无所适从的感觉,中国学术质量不高也与这方面有关系。而我是比较支持西方的培养模式,最大的差别是两点:首先是问题导向。西方学生在中期考核之前都有上一些基础课,基础课考核通过之后,进入论文阶段一定是以问题为中心的,针对研究生的学习培养模式,一定要培养哲学的问题意识,掌握问题的来龙去脉,了解该问题现状,提供的方案解释清楚等等。而中国是以哲学史为主要的学习进程,以理解传统方式来学习哲学,这不是真正的哲学,至少这一点是可以改善的。第二个是前沿性问题。英美的博士水平要好一些,是因为很早的就被带入了前沿性问题,好的培养模式就是引导到前沿的问题上。

 

记者:对于本、硕、博不同级别的学生,您的培养方式有哪些不同呢?并且,对于您即将招收的第一个博士生应该符合哪些标准?

王华平老师:对于本科生,主要就是进入角色,其他是没有什么特别要求的。大部分学生都认为哲学不好找工作,没有实用性,我觉得主要是因为哲学的兴趣没有培养出来。而导师选择学生的时候,兴趣固然很重要,但也不是先决条件,兴趣也可以慢慢培养,老师需要引导学生去了解去思考,这是智力的挑战。如果引用张祥龙教授的说法就是,我们应该对大一的学生进行“消毒”,毕竟中国人对哲学有太多的误解,比如,认为哲学是思想政治,是意识形态的理论,我们要还原哲学的本来面目——世界是什么,是根本性的一种探究,与科学是不同的,哲学探究世界的本源是什么。哲学最初的目标就是理解世界、人、社会、自然界,这些现象都是如何发生的等等。哲学是一种智力的冒险历程,通过一些有趣的哲学问题引导学生自己的思考。

而对于研究生和博士生,从我的研究方向出发,我比较倾向于英语好的学生,心灵哲学的内容都是当代前沿的研究方向,需要阅读一手文献,并且大部分都是英文文献。哲学是一个低门槛的学科,智力正常的人都可以学习哲学。

 

记者:无论是从国内现实状况还是国际同行经验来看,研究生导师似乎已经成为一个新兴的“高责高压高危职业”——要承受各种压力,比如生活和家庭的压力,科研经费申请与竞争,科研成果考核与评价,科研岗位及待遇,师生敏感关系及平衡,科研、教学、开发、管理多重角色,等等。对于这种说法,您是怎么看的?

王华平老师:导师职业的高危高压其实是很正常的,是职责所在的。这是职场中普遍的现象,很多职业都有这些问题存在。

对于师生关系,我认为“导师负责制”也有需要改进的地方。导师培养“人才”,首先是“人”,在人的基础上,赋予“才”,而学生必须能够“自治”,自主的选择自己的事情才是一个合格的“人”做出合理的选择,这才是对导师负责。导师承担传道授业解惑的责任应该更多,而一些事务工作造成的压力应该减少。导师严格的要求是学生学习的动力,同时过多的压力也会影响学习,最好是成为朋友,才会缓解师生的压力,并且有利于老师因材施教。师生间明确双方的权利和义务,学生也可以自己定位,维护自己的权利。

 

记者:您觉得学院在师资队伍的建设以及人才培养方面对您起到了什么样的帮助?您有什么建议么?

王华平老师:总体的趋势还是接受国外的熏陶,这一点是不错的。但我们主要关注的是内容而不是形式,看重的是学者发表的文章是否有发展潜力,而不仅仅是学历。学院对于出国的鼓励,对于开阔视野是好的,现在也算是信息时代,所以出国还是因人而异,并不是必要的值得强调的事情。

 

记者:有一种说法是“哲学研究的现状是一场只有选手没有观众的球赛”,并且对于哲学这一冷门且作为二志愿调剂的专业来说,您对今年学院本科生新生有什么样的寄语和期许?

王华平老师:对于“没有观众的球赛”这种说法,其实研究性的专业都是如此,然而观众很多也大多是心灵鸡汤式的大众娱乐,学哲学之前,就要有坐冷板凳的准备。

对于本科生,我想说,你想以哲学为职业么?我想说,哲学是一个令人快乐幸福的职业,具有独特的超越性,可以脱离日常的琐事,是超越平常生活的根本性问题的学科,思想的探究与历程使你逐渐地发现哲学的魅力所在。比如,意识,意向性是什么,这就很奇妙的事情。其他不想以哲学为职业的学生,我想说的是你要好好学习哲学,学习哲学对于其他的学科专业都是有帮助的。

哲学是一个概念工程,使你的概念明晰,引导你反思,以及引发批判性思考,你的思考历程就是你走向成功的一块跳板。

文/姚文丽

相关内容: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