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

首页 > 独立栏目 > 专题栏目 > 学者访谈录 > 正文

“智行高远”——“齐鲁青年学者”特聘教授任会明访谈录

来源: 时间: 作者: 编辑:南东周 字号: 阅读:

访谈时间:2016年1月12日下午

访谈地点:知新楼A座1618

采访记录及文字整理:张  倩 2015级人口学硕士研究生

          谢楚丽 2015级应用心理学硕士研究生

                    严秀秀 2015级中国哲学硕士研究生

                    徐昌强 2015级科技哲学硕士研究生

【学者简介】

任会明,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齐鲁青年学者”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美国佛罗里达大学哲学博士。主要研究领域:心灵哲学、知识论、语言哲学、近代哲学。发表“Inverted Earth Revisited” Erkenntnis;“The Distinction between Knowledge-That and KnowledgeHow,” Philosophia: Philosophical Quarterly of Israel、“ The Knowledge Intuition 

and the AbilityHypothesis,” Dialogue: Canadian Philosophical Review、“On‘Defending the 

Phenomenal 、Concept Strategy’”,AustralasianJournal of Philosophy、“Entitlement to Self-Knowledge and Brute Error,”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hilosophical Studies等SSCI论文,著有《自我知识与窄内容》专著,并在《哲学研究》发表《会知与呈现模式》、《二维语义学如何重建“金三角”》等学术论文。

论文链接:http://pan.baidu.com/s/1o73Ri7C

 

 

【哲人·哲思】

 

记者:任老师您好,非常荣幸对您进行这次访谈。在前期准备时,我们看到您在学院网站的自我介绍是“I am a philosopher.”“Well,按照我对哲学的理解,我就是个哲学家!”那么在您眼中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是哲学家,您又是怎样认识和看待哲学呢?

任教授:之所以这样介绍是因为从浙大来到山大,我想展现出另外一种有趣的风格。当时在标注里写“藐予小子,何敢言己为哲人哉?!”的时候,想起来李泽厚当年给宗白华的《美学散步》那本集子写序的事,李泽厚就说了,“宗白华是一个大人物对不对,他出了本集子请我来给他作序,我觉得有点受宠若惊”,所以他就加了一句话,“藐予小子,何敢再异言”。这句话应该出自《史记》,我就借用了他这一句话。因为正常情况下,在国外介绍我们自己是干什么的时候,都会说“I am a philosopher”,虽然这句话在中国翻译成“我是个哲学家”,但实际上在国外通指做哲学研究的人。那么,我为什么要宣称我是个“philosopher”呢?我认为无论我做的哲学研究是大还是小,只要在做“philosophy”,也就是以“philosophy”为工作,按照“philosophy”这种哲学所要求的方式“以问题为中心”去做研究,而不是简单转述别人的观点。

我所认为的哲学,可以用阿姆斯特朗(20世纪澳大利亚的著名哲学家)的一句话来概括:“哲学是一个试图给出关于这个世界和人本性的最一般学说”,它基于人在这个世界上的特殊地位,追问存在的意义,并试图解释某些事情。也就是说,哲学与其他学科一样,是要给出一个“account”,用来说明事物的本性。而与其他学科不同的是,哲学相对来说是“most generally”,他的研究方法相对来说是最一般性的,包括一些概念和思维方式都有些抽象。但是我并不赞同把哲学神秘化,它就是一门普普通通的学科。事实上,我认为数学和逻辑学要比哲学更抽象,有些逻辑学家拥有“第三只眼”,他可以直接看到事物背后的东西,这就如同下围棋的棋感,棋手的计算能力越强、参与的棋局越多,他的直觉就越准确,做研究时,这样的感觉是最好的。

 

【新锐·新观点】

 

记者:恭喜老师,您的论文《Inverted Earth Revisited》发表在了最新一期的《Erkenntnis》杂志上,这是对您多年优秀研究成果的肯定。基于您在国外期刊发表论文的丰富经验,您认为哲学领域中,在国内期刊发表论文和国外期刊发表有何不同?

任教授:国内期刊的情况我只了解一些,因为我在中文期刊上发表的文章并不算多。但是,在我看来,国内外期刊最大的差别就是:国内期刊中许多杂志都没有匿名评审制度,这样很难保证论文质量,导致文章水平良莠不齐。在国外,学术期刊会通过匿名评审对作者的文章进行审核,而这些审核人都是相关领域的专家,通过这种方式就可以保障一篇想要发表的论文在转述他人理论或进行批判时不会犯理解性的错误。而在国内,很多文章都是由编辑直接审核,虽然这当中不乏受过系统训练的人,但“术业有专攻”,一个编辑很难保证对多个领域的问题有深入认识,这样会导致某些文章的质量出现纰漏。基于此,我建议同学们在查阅学术资料的时候,多阅读一些国外文献,这样文中基本观点的质量可以得到保证。

记者:老师您认为,在硕士研究生学习期间应不应该追求发表论文?有的老师认为学习哲学需要长时间的积累和理解,到一定程度后才可以发表;有的老师则认为同学们应以发表论文的态度来要求自己,然后多写一点,提高自己,争取发表,您对此持怎样看法?

任教授:我认为这是不同的两件事情。我记得在我读书时,我的任课老师曾经告诉我们,如果某些同学的论文写的很好,他就会想办法帮学生推荐或者修改润色,然后选择杂志发表。事实上,国外的老师也很强调发表论文对同学们以后找工作的重要性,他们给同学的建议就是:当你的课程论文获得A等评分后,你就应该去找老师,看看文章有没有发表的可能性。但是在国内,目前来看很多同学的论文都是读书报告式,最基本的行文规范就不符合论文写作的要求,因此许多老师会着重强调同学们写作论文时的规范性,以论文发表的标准要求自己。实际上,任何一篇优秀的、符合标准的论文都可以发表,如果不能被选中,只能说明作者的水平仍有待提高。

记者:但是这样就会出现为了发论文而写论文的现象。

任教授: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国外也存在这种现象。在当前,做学术与很多事情挂钩,就会产生很大的压力,导致许多人为发表文章而写文章。在我看来,一个人想要写文章一定是因为他有话想说、有很棒的观点想要表达,他只是选择用写文章的形式展现出来。这当中最重要一点就是要清楚认识自己的学术动机。所谓“水到渠成”是指一个人的文章写得好,自然就能发表。但有些人为了发表而挖空心思写文章,是非常奇怪的事情,其手段和目标之间存在着断裂。这样也会导致出现一种现象:一个人虽然没有新的东西可以呈现,为了发表,他会把文章包装成很新的形式,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学院学术的压力所导致。如果一个学者做学术研究是出于这样的动机,那么他在学术界也是缺乏存在感的,因为他的研究不会被人们认可和尊重。我希望我们国内的学术环境能够越来越好,优秀的文章可以在优秀的杂志上表,能够在学术体系中被看重。

记者:您是怎样看待哲学领域当中,中国学者在国际学术上的地位?

任教授:最近几年,我很少参加国际学术会议,原因是参与感受不好。前些日子我还在批判大家“看颜值”,但现在发现,这样的行为是可以的理解的。的确,我们可以通过“颜值”解读出很多信息,尽管这样的判断往往错误。但不幸的是,在国外也是一样,人们会根据一个学者所在的学校来判断他的“学术颜值”,这与我们国家高校的整体水平相关。基于这样的选择,当我出国进行学术交流时,台下的听众并不多,实际上也没有收到有效的反馈。所以,我经常建议同学们和年轻学者多在国外杂志上发表文章,也许会遇到很大的阻力,但是希望我们能够作为一个小的群体在国际领域发出声来。

另外一个交流困难的原因:国内外哲学的研究内容存在断裂,导致国外学者根本不了解我们研究的是什么。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社会各方面的发展,我们的软实力有所提升,希望我们的学术实力也能得到真正提高,所有的尊重都要靠自己的努力去争取。

记者:那么,老师在您这个层次上,您应当是鼓励学生选择出国读书吧?

任教授:当然了,有机会的话我还是希望同学们可以出国学习,多掌握一些新的知识,然后回国做学术。以我们的前辈为例,当中不乏有才智的人,但是由于当时资源有限,缺乏及时、规范的指导,导致很多人花一辈子研究的学术问题,实际上在哲学领域的意义并不大。现在的情形完全不同了,你们这一代人的学术机会比我们好很多,以前想要出国必须要拿到奖学金,而现在很多家庭都具有支持孩子出国读书的经济实力,即使没有奖学金,同学们也是可以出国去接受良好教育的。

 

【经验·共成长】

 

记者:我们了解到您在北大读书时是班上唯一英语免修的学生,又有很丰富的英语国家学习经历。现在英语已经成为每一位学生必备的能力,在英语学习方面您可否与同学们分享一些您的成功经验?

任教授:练习英文的确需要技巧。很多同学在读英文文献的时候都是一字一句的读,然后把它再翻译成汉语来理解,这样不仅会影响阅读速度,同时也很可能“misleading you”,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当我们在阅读的时候,强迫自己不要将它翻译成中文,直接通过英文句子来理解,如果感到困难,可以多读几遍,但是不要把它拉回到中文的语境当中。当你读完一个相对完整的意思群时,你就可以停下来,梳理前文。同学们千万不要把中文当作从“语言—意思”的桥梁,这样非常耽误阅读时间,同时也会影响语感。如果句子很难,大家可以把它拆分为若干个小的部分,要注意直接从“语言”到“意思”。同时,大家也应当学会掌握在何处停顿,保证阅读时意思群的相对完整,这种方式日积月累成为习惯后,大家的阅读能力就会提高很多,对原文意思的把握也会更加精准。

记者:您对同学们在硕、博士阶段的学习和训练有什么好的建议?

任教授:研究生期间的学习,我认为最重要的是提升同学们理解文本、把握文献的能力。那么,检验一个人是否真正理解的最好方法就是:能不能用自己的话将原作者的思想表达出来。当同学们试图去阅读他人文献时,一定要有问题意识,把握他人写文章的目的,理清作者真正想要解决的问题,只有这样,才可以更好地理解中心思想。实际上,阅读的过程就是积累和学习的过程,在这当中,同学们可以通过模仿作者的思路、解决问题的方法、组织文章的技巧,来提高和锻炼自己的学术水平。孔子有一句话讲的就是学习和思考的关系:“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同学们一定要注意将“思”和“学”相结合,不要盲目地想问题,也不要只学不思考。事实上,阅读他人文本的过程,也是训练自己思考能力的过程。

记者:谢谢老师接受采访,与您交流我们受益匪浅!

相关内容: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