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访谈录
联结社会,关怀他者——王美琴老师访谈录

人物简介:

王美琴,女,山东荣成人,山东大学社会学系1998级本科生,山东大学社会学系2002级硕士研究生,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博士。现为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副教授,主要研究领域:城市化、流动人口、性别与空间。开设课程:城市社会学、经济社会学、劳动社会学、人口与社会发展。发表多篇CSSCI论文,承担多项国家级、省级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曾获得山东大学自主创新基金项目一等奖。

人物采访:

问:王老师您好,作为哲社学院的优秀校友,也是学院优秀的教师,您在哲社耕耘多年,见证了学院乃至学校的变迁,您能分享一下在这些变迁中最大的感受是什么吗?

我是1998年初入山大老校(洪家楼校区),当时社会学系还属于“社会发展与信息管理学院”,1999年也就是我大二时,社会学系与哲学系合并成立我们现在的哲社学院。2011年3月,学院整体迁入中心校区知新楼。在此期间,我于2005年考入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攻读博士,毕业后于2009年回到哲社学院社会学系求职,当时面试还是在老校(洪家楼校区)6号楼三楼的教室,试讲的情景仍历历在目。后来我如愿就职。我很感谢学校、学院对我的培养和指导。

转眼间我已经在哲社学院工作12年了,这些年,我们学校和学院都发生了很多令人欣喜的发展和变化,我也从中受益良多。要说最大的感受,那就是我们的硬件和软件条件的改善成效显著,硬件方面如校区的变化、办公环境的变化、配套设施的完善;软件如师资队伍的优化,这些都为我们营造了非常好的教学科研环境,提升了作为山大哲社学院教师的工作满意度和职业幸福感

问:看您的经历,您本硕博都攻读社会学专业,您能讲讲您和社会学的故事吗?比如您当年为什么选择了学习社会学?又为何一直坚持学习下去呢?

我98年读社会学专业本科,其实是被调剂的结果,也不知道社会学究竟是什么,但现在回想起来,走进“社会学”大门是件非常幸运之事。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个专业,了解程度越深,也就越热爱。所以硕士、博士也自然而然地一直学下来。每个学习阶段完成后,我都始终感觉自己对于社会学知识学得不够、不深,书读得不够多,那种强烈的求知欲加上山大浓厚的学习求知氛围促使着我一路继续学习。也很幸运,硕士、博士阶段都如愿进入了理想的学校深造。

或许是缘分使然,我总感觉社会学的专业特质与我自己性情中的某些地方存在着诸多契合点。社会学能够关照到他人,关注到弱势群体和底层社会,可以做到换位思考、理解别人,这让我觉得进行社会学学习和研究意义深远,所以就一直坚持下来了。

问:作为一个社会学学者,对于当下中国社会,您最关心的问题是什么?

我的研究方向主要是城市社会学,对于当下中国社会,我还是比较关心城市化进程中一些议题,近期最关注的是城市郊区化发展进程中的空间区隔问题。我在研究中引入了性别视角,进行社会空间分析,重点关注女性在大都市区域发展及郊区城市化进程中对城市空间的塑造及被构造的空间对女性的重构,呈现郊区城市化中的性别支配逻辑及延伸而来的性别空间区隔,以此审视大都市区域的发展趋势是否有助于推进性别平等。

问:就目前来看,社会学的许多概念和视角逐渐从冷门走向大众视野,比如对“内卷”的理解。请问您是如何看待社会学的专业概念走向大众视野?在这一过程中,您觉得会对社会学的影响会是什么?

社会学的专业概念走向大众视野是件好事。大家看到或者使用这些概念时,一定会自觉或不自己地去了解这些概念的出处和内涵,这在某种程度上促进了大众对社会学学科的了解。之前关于外卖骑手(“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引发刷屏、“算法困境”等等)的广泛关注和讨论,这些都使得公众意识到这些社会问题的存在,特别是那些长时间被忽视的社会群体,这有助于大众更深刻地认知社会。相对于其他社会科学,如经济学、政治学等,社会学的影响力和公众认可度是相对较弱的,但社会学本身的使命就是要研究社会和解释社会,如果社会大众对我们社会学的理论和思想“不见”“不懂”“不认”,从某种意义而言,这些研究就失去了它的意义

社会学概念的流行,被视为社会学“出圈”或者“社会学热”,这都意味着社会学的受众范围扩大了,社会学的社会认知度提升了。与此同时,社会学者作为专业的研究者也不能缺位,需要广泛地参与到社会公共议题的探讨中,或者通过网络知识课程、通俗写作等方式对公众进行一定的引导、纠偏

问:如果关注一下咱们大学校园,提及“内卷”,同学们都叫苦不迭,既无奈又无力,如果从社会学的角度来看,您认为当前这一情况是如何造成的?我们该怎么破除这一困局呢?

社会学特别强调社会与个人、整体与个体、宏观与微观、结构与行动之间的勾连或互动关系。从这一分析思维看,我们每个人所经受的生活、所面临的困境都是由整体社会的发展和变迁影响甚至是塑造的,个体是嵌入在社会结构之中的,这就是我们社会学通常所说的结构性因素的作用,比如说经济制度的转变、产业结构的重组、全球化浪潮、消费革命、信息技术突飞猛进,还有现在的新冠疫情……这些结构性的力量,具有客观性、外在性和强制性,我们个体是很难去改变的。就像我们《经济社会学》课上,曾讲过布迪厄的《世界的苦难》,就是对男男女女的生活困境的记述。

但是社会学同时强调,个体不是完全被动的,而是具有主观能动性的行动主体,个体的行动甚至可以突破结构性力量的制约。社会学对社会结构和社会变迁的分析和把握,其实就是通过对人和人们的日常生活的关注和研究实现的。社会学特别重视“人”这一主体总是可以“看见”不同的人,而且是看见很多别人“看不见”的人和他们的生活,如农民工、留守儿童、家庭主妇、外卖小哥、卡车司机、独居老人等等,我们每个人都在承受着布迪厄所谓的“世界的苦难”,或者说结构性困境会出现在我们每个人的日常生活中,所以也不必过于忧虑

对你们大学生来说,青春年少,更应该积极地学习和生活,怀着理想和希望,不要轻易就被困难打倒。你们现在面临的困局可能只是阶段性的,甚至很多并不一定就是“困局”,不要轻易被困住。

问:本科修过您的劳动社会学,也了解到您对性别、人口等方面都有关注,您在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复系二十周年云论坛上分享了二胎家庭女性劳动者的生活体验。过去两三年,很多人口专家、社会学家等都在为提振生育建言献策,对三胎政策的落地必然有着助推作用,与此同时,社会学对于女性生育权的研究、母职的研究,又似乎对生育给女性带来的种种社会影响持批判态度,这看似是一种矛盾,请问您是如何从社会学的视角看待这一问题的呢?

最近这些年,我们国家的生育政策几经调整,生育制度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也是应社会发展所需。从社会学的视角看,生育不仅仅是一个人、一个家庭或某个群体的问题,而是社会问题。我们在看待这一问题时,还是要注重分析社会性因素,例如去调查了解,女性为什么生育意愿不高?背后的社会原因是什么?只有搞清楚这些问题,才能对症下药。

最近一本关于家庭研究的著作《第二轮班》刚被翻译过来,书中讲述了多个关于家务分担的案例。里面提及的家庭无一不是有孩子的家庭,而家庭中的矛盾积累爆发也是随着有了孩子之后家务的分担而开始。结合我们个人的生活体验,在现代社会中,多一个孩子并不只是像常人所言“多了一张嘴”,一个家庭里增加了一位新成员,会对整个家庭的结构和运转以及所有其他家庭成员产生千头万绪的影响。归根到底,要想解决生育带来的一系列问题需要整个社会做出结构性的调整,从物质支持到思想意识,都需要有相应的配套,这样才能使生育不再那么“可怕”。

问:都说现在我们已经进入“后疫情时代”,疫情给人们带来的影响将持续表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在您看来,疫情这一大的社会背景对家庭和女性带来了什么影响呢?

疫情带来的一个很重要的影响就是不确定性的增加,也就是贝克所言的风险社会的特征越来越明显,这对每个人都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影响,特别是对家庭和女性都带来了极大的挑战。举个现实案例,居家抗疫期间,在没有来自社会化、市场化外部帮助的情况下,许多女性在兼顾居家工作和照料家务方面的生理心理的压力都前所未有的增大,特别是有两个孩子的家庭。现在疫情得到有效防控,但是劳动力市场的性别隔离问题依然不容忽视。并且从社会学的视角来看,疫情也在某种程度上构成了个体要面临的结构性制约

问:本科修过您的城市社会学、经济社会学和劳动社会学,觉得这些分支学科在某些地方很相似,并且从学界来看,关于分支社会学的讨论也很多,您觉得这种专业的细分对于社会学而言意味着什么?

目前来看,现代社会学的分支学科已达百种以上。在所有社会学分支学科中,城市社会学起源最早,也最宽泛、最综合,经济社会学也很早,劳动社会学也不晚。古典社会学时期的三大导师马克思、韦伯、涂尔干都是奠基人,在很多分支学科中都有丰富的学术遗产,我们的课上也都讲过。社会学分支越来越多,专业的细分是一门学科不断发展成熟的表现,是必然,但社会现象本来就是错综复杂、包罗万象,社会内部的不同领域、不同方面不同层次的构成要素之间交互作用,一方面可以更专更细更深入,但另一方面还要交叉化、多元化、跨领域、跨学科,综合分析,这样才能推动学科的持续发展。

问:请问老师,您认为目前我们整个教育环境中对于本科生、研究生的培养哪一环节有待加强?您认为同学们在社会学专业的学习中应该着重注意哪方面素质和能力的培养和练习呢?

有机会就走出象牙塔,多关照一下周遭的环境、关照他人、关照真实的社会。学习社会学专业,首先应该多读专业书,注重社会学思维或社会学想象力的训练和实践。如同米尔斯在《社会学的想象力》说的那样,不断尝试对宏观社会-历史结构与个人困扰之间的关联加以理解与分析。与此同时,我们也不能只停留在书本的理论中,也要真切地走进社会、认识社会、体验社会、关怀社会

读书的日子是最纯粹最美好的,希望同学们珍惜时光,保持学习保持好奇,不断充实大学的生活时光。

祝愿我们的学校,我的母校,120周年生日快乐!期待山东大学早日跻身世界一流大学之列!

祝愿我们学院各方面的发展蒸蒸日上!